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足球场上的“叩头”庆祝:穆斯林球星沙拿改变英国球迷了吗?

2018/06/22
曼彻斯特大学人类学、媒体与表演学博士候选人
译者: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特约编辑

【译按】世足赛于俄罗斯开打,除了比赛本身,球员场内的一举一动,或是球迷场外踰矩的行径,都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趁着此波足球热潮,南方国际特别翻译此篇关于埃及队前锋、英超足球明星沙拿的文章,分析沙拿场上的庆祝动作,如何引发关于穆斯林在英国的讨论。而此刻的埃及队,在相继输给乌拉圭与地主俄罗斯队后,已无缘晋级16强。想一睹沙拿风姿与进球的庆祝,可能得再稍等了。

原文标题"Liverpool FC's Mohamed Salah’s goal celebrations: a guide to British Muslimness",刊登于澳洲独立新闻与评论网站“对话”(The Conversation)。

利物浦足球俱乐部的埃及籍前锋穆罕默德‧沙拿(Mohamed Salah)是目前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Premier League)进球次数最多的球员之一。为利物浦效力的第一个球季,沙拿已完成多项成就:英超单季左脚踢进次数最多、利物浦史上第二快进球数达30个、欧洲前十大进球员,以及2017年非洲足球先生。

随着赛季持续,他的进球纪录并未停缓。足球评论员、前利物浦后卫杰米‧卡拉格(Jamie Carragher)认为沙拿是今年足球先生的有力竞争者。在一个风格如此开放的联盟里,任何球队都有可能获胜、输球或是打平,难以预测正是英超的特色。然而沙拿本赛季稳定的进球纪录似乎违背此潮流。3月10日的比赛中,曼联特别留意沙拿的反击。当时,曼联在比赛大部分时间防线后撤,採取防守姿态。

虽然比赛精彩,最令我感兴趣的是沙拿进球后的庆祝,以及观众的反应。因为沙拿在得分后,总是会做两件事。首先他与队友拥抱,这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反应。然而,接着他会行叩头(sujood),一个伊斯兰跪拜的动作。

埃及球星沙拿于进球后庆祝。(图片来源:Peter Powell/EPA)

在萨拉(Salaat)——通常被误译为礼拜(根据阿拉伯,萨拉应翻译为“联繫 connection”比较恰当)——的每个环节中,会行两次叩头。一位穆斯林每日需进行五次萨拉,一天将行34次叩头。在伊斯兰思想里,叩头是一个人所能做出身体最卑微、但精神上最崇高的动作。沙拿在萨拉之外行叩头,具体展现出对于进球的感激。

虽然有许多英超球员也是穆斯林,沙拿是唯一一个持续在球场上跪倒叩头的球员。

命中目标

利物浦球迷注意到这点。在欧洲冠军联赛(Champions League)5比0战胜葡萄牙波图足球俱乐部(Porto)的比赛中,一些球迷在沙拿进球后唱起赞扬沙拿的歌

穆沙——拿——拿——拿——啦

穆沙——拿——拿——拿——啦

如果你对他满意 我对他也心满意足

如果他继续进球 我也要成为穆斯林

如果你对他满意 我对他也心满意足

他在哪个清真寺 我也想要在那里

改编自1996年英国流行摇滚三人组冒险合唱团(Dodgy)的〈有够赞〉(Good Enough),沙拿的颂歌很快在推特(Twitter)与Youtube上火红。包括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与英国广播公司(BBC)都称赞这首歌展现了包容性。当然,这首歌朗朗上口。不过谈到包容性嘛?事情显然并非如此单纯。

沙拿的成就与颂歌本身,恰好符合两种常见的叙事:好穆斯林/坏穆斯林,以及好的移民。政治学者马哈茂德‧曼姆达尼(Mahmood Mamdani)等人指出,好穆斯林/坏穆斯林的二分法中,“好”穆斯林接受主流价值观与风俗,藉此讨好社会,“坏”穆斯林则在宗教上、文化上与政治上表现抵抗。

当个好穆斯林

芬斯伯里公园(Finsbury Park)的“英雄”伊玛目是“好”穆斯林。去年斋戒月期间,一位名叫达伦‧奥斯朋(Darren Osborne)的恐怖份子,开着厢型车冲向人群。之后这位伊玛目阻止礼拜者将他痛扁一顿,帮助平息了事件发生后的紧张局势。“惹人争议的”倡议团体CAGE的主任是“坏”穆斯林。他拒绝警方援引《恐怖主义法案》(Terrorism Act)第七款赋予的权力,搜索自己的笔记型电脑与手机。

此二分法关系到人们如何理解哪些是“好”的移民。在《好移民》(The Good Immigrant)一书中,编辑尼克什‧舒可拉(Nikesh Shukla)引用作家穆萨‧欧格望嘉(Musa Okwonga)的文字,争论道:

在英国,有色人种最沈重的负担是这个社会把我们当作坏移民:偷工作、搜刮福利金、抢女朋友。除非我们能够出现在流行文化、赢得竞赛、烤蛋糕,或是成为谨慎的医师,才会在人们意识中成为好的移民。

沙拿就是这样一个好的移民。

沙拿的叩头有个矛盾。当然,非穆斯林的利物浦球迷赞扬沙拿的“好”,是一件好事。但是这是有前提的。颂歌清楚指出:“如果”沙拿持续进球,他的穆斯林本质才会被接受。“如果”他持续表现良好,球迷才会支持他。“如果”他能延续精彩表现,对于伊斯兰的想法才有可能改变。

虽然颂歌迷人,但它与诗人苏海玛(Suhaiymah Manzoor-Khan)的唿吁相左。苏海玛希望,社会不只喜爱那些在运动或烘焙上表现出色的穆斯林,还要去接受那些“不会在球赛后提供住宿或免费计程车”以及“不幸的、自我毁灭的、赤裸的,以及毫无贡献”的一群。沙拿行叩头的双面刃在于:他球场上的出色表现。

如果他不再得分,他就没有机会行叩头。球迷仍会喜爱他与伊斯兰,只是恐怕就没那么喜欢了。

特约撰述: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