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搭便车条款,一段骯脏的种族歧视历史

2018/07/17
世纪基金会(Century Foundation)资深研究员
民权与劳工律师
译者: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特约记者

【编按】美国最高法院日前判决,非工会会员无须向代表参与集体协商的工会缴交公平分担费。判决出炉后,普遍认为将对工会财务造成重大冲击。“公平分摊费”(fair-share fee)的功用,除了负担集体协商的行政成本,对于工会的组织工作而言,另一个重要的意义在于避免非会员坐享谈判成果,也就是所谓的“搭便车”。美国最高法院曾在1977年判决工会有权向非会员收取公平分担费。然而该案原告之一、伊利诺州家庭与医疗服务部专员马克‧詹尼斯(Mark Janus)主张,强迫不支持工会的劳工缴费,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言论自由。

整起事件中,藏身于詹尼斯之后的团体,也是詹尼斯的诉讼代理人——全国工作权利法律保障基金会(National Right to Work Legal Defense Foundation)格外引人注目。光从名称看来,这似乎是一个支持劳动权益的团体,然而该组织事实上以“消灭工会威胁势力”为第一要务,而所谓的工作权利(right to work),根据该基金会的说法,指的是每个美国人都有“免于被迫加入工会”的工作权利。这个基金会成立于1950年代,原本是一小撮反对工会、誓言破坏白人与黑人劳工团结的企业家。本文写于2012年,当时密西根州——美国工会运动的发源地与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总部——通过“工作权利”法案,成为第24个工作权利州。作者揭露该组织过去60多年来,一段反劳权、反种族平等的骯脏历史。

原文标题:"The Ugly Racial History of Right to Work",刊载于美国政治季刊《Dissent》。

(图片来源:AP Photo/Jacquelyn Martin)

在密西根州——美国产业工会的大本营——所谓“工作权利”(right-to-work)的立法胜利,激起人们讨论在其他州(例如肯德基州或甚至纽泽西州)努力通过类似的法律以削弱工会。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克劳赛默(Charles Krauthammer)甚至表示,有鉴于经济全球化,这类反工会法律的普及“不可避免”。这个结论很可能让德国人感到惊讶,因为德国有强大的劳动法规与团体协约,却仍能够保有良好的竞争力。

多数讨论聚焦于工作权利立法的政治与经济影响——工作权利允许工人从团体协商中获益,同时拒绝缴纳会费或代理费支持协商过程。迪奥纳(E.J. Dionne)正确指出,密西根州的共和党人是出于政治因素才试图弱化工会。迪奥纳写道,2012年时在密西根州,“相较于对手的33%,欧巴马赢得66%的工会家庭票。在其他选民部分,欧巴马获得50%的选票,对手则为49%”,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则发现,不论工人是否加入工会,有工作权利法规的州,平均年薪少了约1,500美元,这是因为该政策会造成财富自工人转移到雇主和股东手中。

正当其他州考虑推动类似的立法,牢记工作权利立法丑陋的种族歧视历史是重要的。1930年代开始的工作权利运动,背后最关键的人物是德州商人、白人至上主义者穆斯(Vance Muse)。他厌恶工会,一部分是因为工会提升了工人之间跨越种族界线的兄弟情谊。正如作家艾姆斯(Mark Ames)所说,穆斯直白地阐述了“工作权利”背后的思考,并宣称“从现在起,白人女性和白人男性将被迫和非洲黑人猿进入同一个组织。前者将不得不将后者称作『兄弟』,否则将失去他们的工作。”

事实上,工会有强烈的动力去减少种族歧视与恶意,因为种族歧视将阻碍工人团结与工会的组织。南方的种族隔离主义者对这个道理再清楚不过,这是为什么他们在20世纪中叶赶着签署工作权利法案来打击工会。

1946年纽约市的五一游行,来自不同族群的工人一同游行。(图片来源:Bettmann Archive via Getty Images)

1930到1940年代间,组织化的工人在美国北方和中西部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南方的种族敌视成了工会组织的主要阻碍。当美国产业联合会(Congress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s,CIO)在1940年代发动“狄克西行动”(Operation Dixie)以组织南方工人时,对南方的种族隔离主义者造成相当大的威胁,因为产联的纲领包含了减少种族歧视。南方保守派担心,要是工会可以团结劳动阶级中的白人与黑人,将颠覆南方的政治局势。在南方,吉姆・克劳种族隔离法(Jim Crow)将白人工人与黑人工人隔绝在相互对立的政治派系。南方保守派也认为,工会可能造成“南方受黑人统治”。对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而言,因为种族隔离主义者同时反对劳权跟民权,劳工与民权团体更应该在关心的议题上取得共识。1961年,金恩告诉劳联-产联(AFL-CIO),“敌视劳工的人与削弱劳工的人,根本就是同一只双头怪物。这怪物一嘴喷出反黑人的蔑称,再从另一嘴喷出反劳工的政治宣传。”

正如历史学家弗里曼(Tami Friedman)提到,产联拥有100万美元的行动基金与250名组织工作者,并在1946年年底前组织到至少100万名工人;劳联(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AFL)同样也承诺要组织至少100万名南方工人。产联主席默里(Philip Murray)宣称,要为南方工人提供“政治与经济上的解放”,并宣示要打败密西西比州两个主要的种族隔离主义者。杜波伊斯(W.E.B. Du Bois)也称产联是战后黑白平权的最大希望。

随着美国总统杜鲁门推展民权,南方的种族隔离主义者强化了他们反对工会的力道。在产联方面,他们则开始执行迪克西行动,南方民主党人与北方的共和党人却一起对1947年《塔虎脱-哈特莱法》(Taft-Hartley legislation)投下支持票,这套法律的目的在于削弱工会组织,支持背后的部份原因则在于授权美国各州可以通过工作权利的法案。弗里曼写道,“虽然这项立法常被看作是共和党主导的国会干的好事,但南方的民主党人在其中也发挥了关键作用;不论是参议院或众议院,超过八成以上的南方民主党人都支持这项法案。在杜鲁门否决这项立法后,众议院中90%的民主党人、参议院中77%的民主党人共同推翻了他的决定。”

南方的种族隔离主义者,在各州提出一系列工作权利法案来支持《塔虎脱-哈特莱法》,后者被金恩强力反对。他宣称,“在我们为民权奋斗的光荣斗争中,我们必须提防被类似『工作权利』的虚伪口号所愚弄,『工作权利』法案根本是要剥夺我们的民权与工作权!”

直到今日,最反对工会的州仍是那些前南部邦联(Confederacy)所在和适用吉姆・克劳法的南部州。在推进民权运动的《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局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以前实施种族隔离教育的17个州之中,有12个州通过了工作权利法案。所有禁止公部门劳工进行集体协商的州(乔治亚、北卡罗莱纳、南卡罗莱纳、德克萨斯、维吉尼亚),都是过去曾适用吉姆・克劳法的南部州。而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资料,工会组织率最低的十一个州(北卡罗莱纳、阿肯色、乔治亚、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南卡罗莱纳、维吉尼亚、田纳西、德克萨斯、奥克拉荷马、佛罗里达),在过去都有过种族隔离的历史。

知晓这段历史,人们才能充分理解密西根州通过工作权利法案是多严酷的讽刺。虽然密西根州本身的种族历史很难称得上是完美无瑕,但由鲁瑟(Walter Reuther)领导的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nited Auto Workers,UAW)是工运中种族平等的拥护者。例如,劳联-产联拒绝支持1963年3月在华盛顿举行的“向华盛顿进军”(Washington for Jobs and Freedom)的集会,但汽车工会联合会和鲁瑟都是其中的核心参与者。

65年过去,迪克西行动被翻转了。工会不但没有成功地组织南方,我们现在也目睹到过去难以想像的事情:在威斯康辛州的公部门工会陷入瘫痪后,密西根州跟着通过了工作权利法案。

当然,自四零年代以来,更有希望的发展是在美国、特别是美国南方,在种族平等方面有了重大的进步。今日,穆斯关于种族的言论遭到广大多数的美国人否定,并成为反劳工的“工作权利”运动万分尴尬的根源。

当劳动者思考如何摆脱他所身处的深度混乱时,美国伟大的民权运动或许能带来些许灵感。在密西西比州,作为二十一世纪民权运动的一部分,汽车工人联合会正在日产汽车(Nissan Motors)的工厂组织劳工,劳联-产联的主席特朗卡(Richard Trumka)贊同将劳工权益纳入“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修正案的理念。如果从密西根州的严重损失里可以得到任何教训的话,那就是劳工已经发现,“劳权就是民权”的有力念头可以打破“工作权利”的错误言论。

将美国公务员工会(AFSCME)告上法庭的马克・詹尼斯(左)。(图片来源:AP Photo / Bill Clark)

特约撰述: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