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墨西哥新任总统能战胜资产阶级吗?

2018/07/21
社会主义左翼(La Izquierda Socialista)成员
译者: 

【编按】本(7)月初举行的墨西哥大选中,第3度角逐总统的欧布拉多以53%的高得票率,打破长期以来革命制度党与国家行动党交替政权的状况,成为新任总统,而他创立的政党“国家复兴运动”,也分别在国会上、下议院取得相对多数。

综观欧布拉多目前提出的政见,包括:对高官实施“撙节”(删减高级官员薪水并禁止搭乘私人喷射机)、中止石油私有化过程、解决帮派猖獗问题,以及取消企业税率优惠,看起来确实符合他的胜选感言:“为了所有人的福祉,但是穷人优先”。欧布拉多与其政党亮眼的选举成绩,一致被认为是墨西哥左翼的一次政治胜利。

对于欧布拉多的政治立场,大部分主流媒体皆以“民粹”概括,甚至形容他是墨西哥版川普。左翼阵营对于欧布拉多的看法也有分歧,例如:他并非出身传统左翼政党(最早是连续执政超过70年革命制度党之成员),亦缺乏如巴西前总统鲁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的战斗工会经验;对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倾向接受现状;其政党国家复兴运动实际上是一个反建制的政治结盟,里头包含左、右翼势力;此外,欧布拉多强调国家机器重新分配的功能,认为政府是不同阶级间的仲裁机构。上述原因,也让一些左翼人士认为,未来欧布拉多政府充其量只是一个中间偏左的社会民主主义政权

不过,对于欧布拉多政府的评断,更多有待日后实际施政,才能有更清楚的分析。本文写于墨西哥大选前夕,以阶级角度出发分析新的墨西哥政府面临的挑战,以及欧布拉多政治路线可能的侷限。

原文标题"Mexico: conflict between AMLO and the bourgeoisie",刊载于“捍卫马克思主义”(In Defense of Marxism)网站。

现代国家的执政者其实不过是帮整个资产阶级管理集体事务的委员会而已。——卡尔・马克思(Karl Marx)、斐特烈・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

过去数周以来,墨西哥的资产阶级对于国家复兴运动(Movimiento Regeneración Nacional,简称MORENA)的总统候选人安德烈斯・曼努埃尔・罗培兹・欧布拉多(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简称AMLO)的看法两极。争执始于这位总统候选人表示自己不同意联邦政府与大资产阶级在墨西哥市盖新机场的计画。几日后,墨西哥最富有的人出面捍卫机场计画,回应道“中止该计画即是阻止国家的进步”,并对数以千计的家庭造成不良影响。当记者问及这位亿万富翁卡洛斯・史林(Carlos Slim)1在机场计画中投资了多少钱,他冷笑回答道:自己没有投资任何一毛钱,资金全都来自他的英博沙银行(Inbursa)所管理的退休基金。

欧布拉多与银行家们会了面,经过事后披露,后者对于他的提案感到非常不悦。在社群软体的讯息中,西班牙对外银行墨西哥商业银行(BBVA Bancomer)代表们表示彻底反对欧布拉多。这并非单一个案。所有掌控国家银行的国际金融资本都对欧布拉多失去信心。

之后的一场公共集会中,欧布拉多表示,某些企业家——(欧布拉多称他们为)“得势的黑手党”——已经与(右翼)国家行动党(Partido Acción Nacional)与(中间偏左)民主革命党(Partido de la Revolución Democrática)的候选人里卡多・安纳亚(Ricardo Anaya)会面,目的是准备撤销对于革命制度党(Partido Revolucionario Institucional)候选人梅亚德(José Antonio Meade)的支持2,转而力挺安纳亚。欧布拉多的发言激起这群企业家的愤怒,并斥责他说谎,澄清他们并未对任何人施压,欧布拉多毁谤他们。

争议由此升高。欧布拉多点名寡头集团——特别是克劳迪奥・X・冈萨雷斯(Claudio X González)、阿尔贝托・巴伊雷斯(Alberto Bailleres)、赫尔曼・拉雷亚(German Larrea)、埃杜亚多・特利康(Eduardo Tricon),以及亚历杭德罗・亚米瑞兹(Alejandro Amírez)等五位——并且指控他们直接操控2006年的诈选,并且资助右翼候选人的竞选活动。他指控这群人以国家利益为代价让自己致富,并称他们贪婪且自私。

根据知情人士,墨西哥商会(Mexican Business Council)成员包含该国60个最具影响力的家族。他们发表一篇《不应如此》的声明,要求欧布拉多停止称唿他们是骗子,并表示他们有权表达观点以及对于欧布拉多提案不满意的地方。几日后,他们在所有全国流通的报纸上刊登一封超过两页、上头有着数百个公司与企业家签名的信件。作为反对欧布拉多的阶级,资产阶级支持墨西哥商会。在信件中他们捍卫自己的阶级观点与利益,清楚表明自己才是提供工作的人,并且拒绝沈默。

墨西哥候任总统欧布拉多受到支持者夹道欢迎。(图片来源:REUTERS/Carlos Jasso)

欧布拉多反资?

欧布拉多在不同访问与集会中坚称自己并不反对资本家,在他的政府中,每个人都有发展的空间,而他也会给予他们继续扩展事业的机会。他的执政计画中,没有任何一点表明他将会对企业进行国有化或是反对资本主义,而这正是我们所批评的立场。此外,他也未曾表示将进行徵收。与此相反,他主张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他也提议在该国北部与南部成立工业区,邀请外国与本国大公司投资。在他的《国家计画》(Programme for the Nation)中,他提议沿墨西哥边境开放30公里宽的土地,作为吸引投资的自由贸易区:当中特别提及以色列的资金。该自由贸易区将对供水与电力提供较低税率。

欧布拉多希望促成像第一世界般的资本主义条件,国家扮演促进公共工程与支持私人资本的角色;其次是对最需要协助的民众提供救济与支持计画。我们可以说,欧布拉多想要的,是强化福利国家,进行小规模改革,舒缓绝大多数民众的苦难。同时他也想要增强墨西哥的资本主义,跳脱美国帝国主义资本家与本国资产阶级造成的发展迟缓窘境;后者并未在国家经济的发展中扮演独立的角色,而是与帝国主义结盟赚取更多金钱。

因此,欧布拉多的立场非常清楚:他不想与资产阶级有所冲突,他无意从阶级的立场出发攻击他们,他唯一将做的就是取消他们的特权——包括给予大公司好几百万的税金减免,以及与政府不同部门签订的秘密合约。这是为什么墨西哥有一小部分的小资产阶级,甚至是大资产阶级支持欧布拉多。这些阶层并未从(“新自由主义”阶段的)改革以及公共资产私有化的阶段中获利。国内氾滥的暴力也打击了他们的荷包,为此他们必须将某些领域让渡给特定集团。他们认为上述情况有平息的必要。他们要求墨西哥政治有所改变,但他们并不是革命阶级。他们想要持续经营生意,从自然资源与工人身上获利,只是他们拒绝在现有的状况下这样做。

根本问题是什么?

如前所提,墨西哥商会是寡头集团。他们与美国帝国主义资本家是实际掌握国家的人。他们直接决定过去30年来的经济政策,决定应该由谁执政,以及那些应该做/不做。

墨西哥商会成员包括重要公司的老闆们或经理,包括:墨西哥金百利克拉克董事长克劳迪奥・X・冈萨雷斯;墨西哥卫视集团(Televisa)执行长埃米利奥・阿兹卡拉加・让(Emilio Azcárraga Jean);佩诺尔斯工业公司(Industrias Peñoles)的老闆阿尔贝托・巴伊雷斯;芬沙饮料公司(FEMSA)的董事长费南德兹・卡巴杰尔(José Antonio Fernández Carbajal)…等等。60个成员中,至少有16个是名列《富比士》(Forbes)“2018年亿万富翁”的鉅富。这些人在他人的痛苦、折磨与悲惨之上增加自己的财富。

如同“南方”(El Sur)网站一篇文章中说明道:

墨西哥近年亿万富翁的人数增加并不明显,但是他们的财富整体而言则呈倍数成长,他们总共累积1,429亿美元的财富。根据〈墨西哥极端不平等的现象与经济、政治权力集中的现象〉这篇报导:“…1996年,墨西哥最富有的16个人,财富合计为256亿美元...,2002年,前四大鉅富的财富佔国民生产毛额的2%,但在2003年至2014年间,该比例上升至9%,约是2千万名墨西哥人收入合计的1/3。”

上述人物之外,金融资本的主管与拥有者也是剥削与窃取国家的人。墨西哥的金融资本是由跨国公司所支配

总部位于西班牙毕尔包(Bilbao)的西班牙对外银行墨西哥商业银行,控制约23%的市场。美国花旗银行旗下的墨西哥国立银行(Banamex)掌控14%的资产,西班牙的桑坦德银行(Santander)则为13.5%。再加上加拿大丰业银行(Scotiabank)的6.2%以及汇丰银行的6.5%,约70%的银行部门掌握在外国公司手上,当然利润也流回他们的总部。事实上,这些利润是稍显疲弱的西班牙银行之所以稳定的主要原因,但是他们仍喜欢动辄发表评论或是语带威胁。董事会成员名单里头出现过去或是未来国家官员是稀松平常的事。毫无疑问梅亚德将会成为某某银行的董事会成员,他长期担任财政与公共信用部部长以及其他能够取得独家资讯的职位,这些资讯是银行愿意花钱买到手的。所有曾在银行工作的政治人物,在他们还是银行僱员时就是如此做的。

他们对于未来的欧布拉多政府有清楚的立场:他们不喜欢,也没准备好接受一个西班牙语并不流利、“也不懂英语”的政治人物,这是连锁百货公司科佩尔(Coppel)老闆的公开发言。他们连面包屑都不愿分给穷人。

墨西哥的冲突尚未升高,因为欧布拉多目前为止仍只是一位候选人。现在国家的寡头集团与帝国主义资本家正试图解决内部冲突,并为选举尽可能展现出团结与坚强的一面。虽然他们无法强迫梅亚德为了安纳亚退出选举,我们可以确定他们正在佈局自己的政党结构以及资金,从第二场辩论起,他们将更明确地支持安纳亚。革命制度党的州长们也将发起“战略投票”,为了这位令人讨厌的候选人买票与吸收选民。

如果欧布拉多赢得总统选举,寡头集团与帝国主义资本家将从经济与政治对政府进行颠覆,而现正发生的将只是序曲。他们的目标明确:任何政府必须为他们服务,如果欧布拉多不愿站在他们这边,他们将会对他施压,或者试图将他赶出政府。

代表绿党竞选地方议员的玛多纳朵(Juana Iraís Maldonado)在竞选活动结束后遭枪手杀害。墨西哥本次大选共计超过130名候选人遭杀害。(图片来源:Imelda Medina/Reuters)

寡头集团与拉丁美洲的改革派政府

谈及拉丁美洲的事件时,我们有前车之鑑的优势。自从乌戈・查维兹(Hugo Chávez)于1998年掌权起,一系列左倾的运动与立场转向蔚为盛行,在一些国家中,左翼试图接掌政府。事实上,这些所谓的“进步政府”只是改革派政府,他们希望提供特许权换得改善最贫穷阶层的条件,利用国家资源创造社会救助计划,但是又不突破资本主义的侷限。

在此并不是要深度分析这些政府,不过我们可以提供一些概述,说明帝国主义与寡头集团如何反应。这些政府可以分为两个阶段:2008年金融危机以前与之后。金融危机前的阶段,这些政府能够利用原料——通常是石油——的高价,创造基础基础与计画,协助最需要协助的人口阶层。所有国家的情况并不相同;委内瑞拉的革命是最先进的,并且有着关键的支持力量,也就是工人阶级以及乡村与城市的穷人。此外,委国的社会计画也是走得最远的。

金融危机后,局势剧烈改变,改革派政府接二连三地必须削减社会支出,并且开始採取与工人利益矛盾的反改革措施。如果政府接受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不只在繁荣时期得接受它,危机时期也得採用它。接下来是一连串内部危机、堕落,而政府也对工人失去信心。

我们在这里想强调的是:此刻不同的寡头集团与美国帝国主义,正准备对这些改革採取激烈回应。在委内瑞拉,我们可以回想那场2002年被群众击败的政变、2004年瘫痪石油产业的罢工、颠覆经济、商业暂停投资、对委内瑞拉石油出口实施禁运,以及企图暗杀查维兹。在玻利维亚,则是企图对埃沃・莫拉莱斯(Evo Morales)发动政变。在宏都拉斯,对曼努埃尔・赛拉亚(Manuel Zelaya)发动的政变成功了,紧接而来则是一连串诈选丑闻。

在拉丁美洲,我们看到这群决定一切事务的恶棍控制不同国家的方法。当有人反对他们,即便微不足道,我们也知道他们如何反应。上述提及的总统,没有任何一位想要社会主义,他们只想要改革,有些人称为“回归更人道的资本主义”。查维兹虽然想要更往前进,但是仍未完全与资本主义决裂。所有案例中,寡头集团与帝国主义回应这些“善意”的方法就是在往对方脸上甩两个耳光。

欧布拉多应该徵收财产 诉诸总统命令?

巴可.达伊波(Paco Taibo,着名墨西哥小说家与左翼行动者)曾在几个月前的某次会议中说到如果欧布拉多政府遭企业家颠覆,人民应该要求徵收他们的财产。他的想法被媒体以一种间接且狭隘的方式报导,而激起辩论。

如同他自己解释,大众媒体实际上只是想要利用他的想法,制造民众的恐惧,“看吧,这些激进份子提议徵收!”接受《国家报》(El País,西班牙报纸)访问时,他被问及如果欧布拉多未取得国会多数,将如何执政?他回答:总统命令。共和政体的总统有权颁布总统命令实施政策。

无论徵收或是总统命令,本身并不足以改造社会。墨西哥历史上有过政府徵收企业,目的是调整资本并重新私有化。最成功的一次是拉萨洛‧卡德纳斯(Lázaro Cárdenas)徵收石油产业,发展墨西哥资本主义,并且实施工业化,建造公共建设。

我们支持再度徵收被私有化的企业,但不仅如此。我们倾向徵收所有大公司、银行,以及大型连锁企业,已获得足够资源来满足整个人口的迫切需要。国家应该实施工业化,让所有人都有工作。我们支持公司能被工人自己管理与指导,后者应该将他们的政治势力用来支持一个工人阶级的政府。

我们支持使用总统命令,前提是它们能够强化之前提过的政策:赋予民众权力,不选出一个民粹总统,而是建立一个集中所有进步与革命力量的国家议会,作为斗争的工具。我们支持总统命令,如果它允许国家与革命斗争能维持工人收入。换句话说,我们相信如果群众不能全面投入领导接下来的斗争,而是将目标委託欧布拉多政府实现,即便欧布拉多的立意良善,仍然无法击败寡头集团与帝国主义。

同时劳工阶级必须带着社会主义革命的计画进入斗争。我们的任务不是追求人道的资本主义,在拉美的案例中,我们知道这是乌托邦且反动的想法。我们必须以被组织、武装的群众为基础突破资本主义的侷限。这是唯一能够捍卫重视工人阶级利益的政府方法。

寡头集团不堪一击的论点——10个工作有9个是他们创造的——是错误的。青年失业或是打零工。资产阶级创造工作,是为了剥削劳工。他们缺乏为整个社会提供就业的视野,他们创造工作,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提供良好薪水并让所有人都有工作的唯一方法就是终结资产阶级的势力,徵收他们过去数十年来从我们手中夺走的事物。

  • 1. 墨西哥电信(Telemax)最大股东以及卡尔索集团(Grupo Carso)拥有者,2010~13年世界首富,目前身价613亿美元。
  • 2. 革命制度党是现任总统恩里克・潘尼亚・尼托(Enrique Peña Nieto)所属政党,也是墨西哥执政党。
特约撰述: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