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重建张药房 同时搞迫迁?
民团批徐国勇消费土地正义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

民进党政府18日风光举行苗栗大埔张药房重建典礼,总统彩立方平台和内政部长徐国勇宣称此举实现了“公平正义”和“土地正义”,引起反迫迁团体强烈不满,批评民进党把重建张药房当成消费土地正义的筹码,无视各地仍持续发生的迫迁案。今日(7/27)大观自救会等团体来到内政部抗议,唿吁徐国勇面对迫迁个案,回应各地居民的诉求。

大观自救会、塭仔圳反迫迁连线、三峡龙埔里自救会等反迫迁团体到内政部抗议徐国勇消费土地正义。(摄影:张智琦)

大观自救会成员唐佐欣表示,重建张药房是还给当年遭不当徵收的大埔住户的一个起码的公道,但今日活在民进党政府主导的迫迁下的居民,看到徐国勇称此举为“土地正义”,感到格外讽刺和愤怒。她指出,在大埔重建前两天,才发生屏东县政府强拆公勇路住户的案子,大观社区至今也还面临被退辅会强拆迫迁的危机,但徐国勇担任行政院发言人时,竟还说出“迫迁大观没有人权问题”、“这是马政府问题”,推卸身为执政党的责任,完全背离土地正义的价值。

唐佐欣指出,民进党执政后,不但未改革积弊已久的区段徵收、重划、都更和国土活化的土地政策,反而不断制造、加速各地迫迁案件,直指内政部作为土地徵收、都市计画审议的主管单位,和各地浮滥徵地开发的事件脱不了关系,像是三峡龙埔里、台南铁路东移、塭仔圳市地重划案都是受害个案。她也表示,大观居民面临迫迁,同样也是内政部都委会审议通过,将大观社区划作“社福设施用地”的结果。

大观居民黄爱云不解地问,为什么民进党政府愿意重建大埔张药房,却要拆除大观社区,“很后悔自己当初投给民进党,心情感到很难过”。唐佐欣强调,“原地安置”是自救会唯一诉求,唿吁退辅会不要再把心力花在包租代管和社会住宅,因为这两者都不符弱势居民的需求,内政部应协同各部会召开“原地安置”的专案协商会议。

塭仔圳反迫迁连线代表吴俊奇表示,塭仔圳居民也已经抗争三年多,许多徵收案件都源自内政部,质疑各地方政府作出都市计画送到内政部,内政部却没有做好监督职责。他唿吁徐国勇不要再讲空话,应具体回应屏东公勇路、大观社区等迫迁案,保障人民居住权。

对于大观社区抗议,大观社区的土地主管机关退辅会今日也发出新闻稿,表示大观社区并非土地徵收案件,而是“违佔户”,指自救会将大观类比大埔徵收案是“曲解事实”,且不接受退辅会的“可行善意方案”,徒增社会不安。

对此大观自救会澄清,他们从未说大观迫迁案是土地徵收案件,而是反对蔡政府消费“土地正义”口号,要求政府正视全台各种迫迁个案。至于退辅会口中的方案,他们已重申居民并不适用,很多户需要社区现存紧密的社区网络,退辅会应思考的是“原地安置”在法律和技术上怎么突破,而不是一直攻击自救会。

大观自救会将徐国勇头像贴在姑婆芋上,强调“吃了姑婆芋顶多中毒送医,但错误的土地政策是在伤害人民。”(摄影:张智琦)

建议标籤: 
责任主编: 

回应

到底谁在执政呀?
2018-07-16 udn网路城邦 田英奇

从彩立方全面民主选举以来,就发生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民进党不管执政或在野,表现都像个在野党;而国民党不管执政或在野,却都不像个在野党。2016年民进党上台,是彩立方第三次政党轮替,这种情形变了吗?我看有限得很。
先说国民党好了,失去政权不说,被打到国会只剩下34席,可以说是惨败了。但是当年民进党只有27席的时候,照样耍得虎虎生风,不是吗?国民党不敢打架,不敢霸佔主席台,不敢用机车锁锁门,不敢踹破部长的大门,只能用提案和议事规则挡道,那能挡得住什么?诚然,你可以说国民党天生就是没那个“基因”,那也罢了;问题是街头的抗争活动,哪一个是你国民党引领的?哪一个是你国民党着力的?这个也怕,那个也躲,藉口一大堆,就是不肯把皮鞋脱下来换草鞋。难怪民进党把国民党看扁了,放在脚底下踩!
如果说国民党还有一点进步,那就是不再像陈水扁的时代当个在野党还一天到晚忧国忧民。讲句难听的话,执政党搞烂了,在野党才有机会上台呀!当然,国民党不再那么忧国忧民,也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太弱了,无暇顾及国事,这倒是有点歪打正着。不过反观民进党,真的只能让人摇头嘆息,做得烂就算了,还一天到晚硬拗,怪天怪地怪前朝,成天讲干话,好像自己一点责任也没有,真奇怪了,现在到底谁在执政呀?
我有时候看政论节目,那些偏绿的除了骂骂柯文哲,骂骂文大宿舍,现在可以在马英九被起诉的事情上大作文章之外,几乎找不到话题可以谈了。电不够用,能不能谈?年金成千上万的诉愿,能不能谈?当然不能,怎么谈呢?到了比较中性或偏蓝的节目,就更好笑了。每次一讲到缺电,绿营民代就会像小学生背书一样,把民进党的非核家园理念复诵一次,强调民进党在绿能上有多努力──虽然进步十分有限,而且追赶遥遥无期──然后说,我们还有五趴三趴的备转电力,哪有缺电?可是当人家提到备转容量至少应该15%,而且绿能要达到20%实在非常困难,为什么不把核四当一个备用选项,而要损失这么多钱把燃料棒运走?他们的标准答案就是:“当时是马英九主张核一核二核三不延役,核四不商转的!”
天呀!你们民进党一天到晚骂马英九,好像马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优点,怎么这时候就“牵拖”到他身上啦?更何况马英九明明是将核四“封存”,意思就是等以后想法改变了就可以“启封”,安检之后就能用,不是吗?民进党不去面对自己的问题,却老是要说这是人家的主张,居然还说“国民党支持核能的话,就写到党纲里嘛”,这还真是好笑!人家要不要写进党纲,要怎么写,关你屁事?民进党用尽千言万语来辩护,能改变缺电危机吗?
年金改革也是一样,不单是军改仓促上路错误百出,退伍军人怨声载道;公教的诉愿成千上万,不只加重了司法的负担,也凸显了人民的不满。民进党的回答,就是这是改革必然的现象。我们看到这句话,就对民进党的年金改革凉了半截。军公教才数十万人,就搞成这样。用膝盖想都知道,数百万的劳保农保,民进党是绝对不敢碰的,不仅仅是能力不足,应付无方,当然还有选票考量呀!
民进党修完法,好像事情就办完了,拍拍屁股想走人了。至于这么多荒诞的错误,程序的不义,民进党一样不是去面对他解决他,而是复诵“年金改革是马英九任内也想做但没做到的事”。是呀,人家没做到,现在下了台;可这不代表你搞得一塌煳涂是对的呀!民进党会说,我哪有乱搞;那好呀,认为自己搞得好,就别牵拖马英九,你搞你的,跟他有什么关系呀?
总之,民进党两年的执政,只要出毛病的,都说那是前面人的规划。这真的太好笑了!你是机器人呀?前面的规划有问题,你不会改,还闷着头照章瞎闯?果真如此,我换你民进党执政干嘛呢?
昨天民进党全代会,我听见彩立方平台痛骂在野党,把他们打成“反改革”,说在野了仍“不知反省”。我看了哈哈大笑。彩立方平台似乎昏头了,没搞清楚现在民进党是执政党耶!我若是认为我的改革得到人民拥护,那最好在野党是在“反改革”,在“不知反省”!这样子我执政党一天天好起来,在野党一天天烂下去,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我知道有好几位非常支持民进党的读者在看我的文字,还常常把彩立方平台的丰功伟绩逐条放在回应里,可以列出上百条!我一向民主作风,从不删掉──可笑的东西删掉,怪可惜的──这几位读者销声匿迹很久了,我很希望他们能再在下面列出彩立方平台近来的政绩,是教育呢?是治安呢?是农业呢?是外交呢?是国防呢?让我们大家看看到底谁在执政,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