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北约组织在利比亚的战争罪行

2018/08/04
外交政策与军事事务作家
译者: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特约翻译

【编按】成立于1949年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以下简称北约组织),是冷战期间美国与西方国家为遏堵华沙公约组织与苏联的军事结盟,随着1990年代苏联解体,北约组织却未因任务达成而就地解散。相反地,美国总统柯林顿积极游说北约组织扩张,藉此延伸美国在欧洲的影响力。2001年九一一攻击事件后,北约组织首度援引公约第五条的共同防御原则,也就是某一成员国遭受的攻击将视为对所有成员国的攻击,积极涉入全球的“反恐战争”,包括出兵阿富汗,派遣大量军队掩护美国潜入伊拉克,以及2011年轰炸利比亚,使得利比亚从中东最富裕国家之一,沦为极端主义份子获得武器的跳台,而动盪的国内局势,造成大批难民潮,间接促成欧洲极右翼势力的崛起。

另一方面,北约组织持续向东扩张,1999年至2018年间增加的14个新成员国,全部都是东欧国家,包括与俄罗斯共享边界的爱沙尼亚与拉脱维亚,而此次美国总统川普于北约组织峰会中要求各国增加预算,都进一步升高美国与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军事冲突。

当川普斥责北约组织是“过气”组织,西方自由派媒体纷纷起而捍卫后者,然而必须正视的是:北约组织从来不是一个被动的防御结盟,更非“解放东欧国家的民主基石”;相反地,北约组织历史上,接二连三对南斯拉夫、赛尔维亚、阿富汗以及利比亚发动空袭、攻击,战争罪行仍历历在目,南方国际翻译此文,藉由回顾北约对利比亚的军事攻击,已造成难以回复的损害,更未为利比亚人民带来“自由”与“解放”。

原文标题"Lessons That Should Have Been Learned From NATO’s Destruction of Libya",刊载于“反击”(CounterPunch)网站。

北约组织要求俄罗斯公开部署于加里宁格勒的导弹,遭俄罗斯以“这是我们的领土,我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拒绝。专家认为,北约组织的扩张是俄罗斯强化军事部署的主要原因。(图片来源:Sputniknews)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NATO;以下简称北约组织)这个在俄罗斯边界扩张部署军队、战斗与监视飞机以及飞弹快艇的军事联盟,在7月11日至12日举办高峰会,这无疑是一场闹剧。会中美国总统川普仍我行我素,并以粗俗的语言辱骂与会人士与国家。

闹剧开始前,北约组织秘书长延斯·史托腾柏格(Jens Stoltenberg)(他也是被川普滔滔不绝攻击的对象)提及他在6月21日的演说:“在阿富汗,北约组织一改以往10万多人的大型作战行动,减少至只有1万6千人的军队,并仅在当地展开训练、协助与指导。”然而,当他被问及北约组织是否已吸取任何教训,使其考虑“未来的介入行动”时,值得肯定的是,史托腾柏格回答道:“从伊拉克、阿富汗与利比亚学到的其中一课就是军事干预并不一定能解决问题。”

史拖腾柏格所言甚是,因为美国-北约组织军事介入伊拉克、阿富汗与利比亚,已造成极大灾难。

北约秘书长终于肯承认军事力量无法解决所有问题,是一个有趣的现象。但是,史托腾柏格并未进一步说明利比亚这个在2011年遭美国-北约组织军事干预摧毁的国家。反思北约组织在利比亚的失败是有意义的,因为它直接导致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的扩张、一场持续已久的内战,以及众多伤亡,并且造成许多绝望的难民们尝试从利比亚逃离至地中海时,经历骇人听闻的苦难。

在西方国家对利比亚展开7个月的闪电战末期,其领导者穆安玛尔·格达费( Muammar Gaddafi)遭美国-北约组织支持的帮派谋杀,事后时任国务卿的希拉蕊·柯林顿(Hillary Clinton)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採访时窃笑表示:“我来,我见,他死。”希拉蕊清楚展示热爱和平的西方国家,如何看待他们所摧毁的国家。利比亚总统有许多缺点,但是最大的错误是威胁将石油资源国有化,因为这些资源都掌握在美国与欧洲的政商菁英手中。

格达费和西方势力支持的埃及独裁者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一样,对政治对手施行残酷的迫害,不过多数利比亚人过着舒适的生活;英国广播公司(BBC)也必须承认格达费“以其独特的社会主义形式,提供免费教育、医疗保健,以及房屋与交通津贴”,尽管“薪资极度低廉;国家财富与国外投资的利润,仅让少数菁英获利。”(说得彷彿类似的情况从未在其他地方发生)。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世界概况》(World Factbook)指出2010年格达费统治的利比亚,识字率为82.6%(远超过埃及、印度和沙乌地阿拉伯);平均寿命为77.47年,在被评估的215个国家中高于160个国家。然而西方国家执意除去格达费,成功捏造联合国的开战协议。(德国在安格拉·梅克尔(Angela Merkel)睿智的领导下,拒绝与这策划良久的轰炸嘉年华有任何关系)。

格达费在2011年10月20日被谋杀,死状凄惨;10天后,美国-北约组织结束这场闪电战。通常还算理智的英国《卫报》报导指出此次军事行动展现“一个足以树立未来作战典范的军事力量的合作”,当时北约秘书长安诺斯·福格·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则宣称这是“北约史上一个成功章节”的结束。

2011年,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经历战事后的满目疮痍。(图片来源:Reuters/Zohra Bensemra)

这“成功章节”包括9千6百次空袭行动以及其他攻击,其中“针对重要的国有水资源设施的破坏,弱化了利比亚的供水系统,包括生产大人工河计画(Great Manmade River)所需之预压混凝土圆筒管的水管工厂。大人工河计画是一个精心策划的灌溉系统,能将利比亚南部沙漠的地下水,运送给国内70%人口使用。”根据《基督科学箴言报》(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2010年的报导,“大人工河计划是格达费为了解决国内水资源问题的远大计划,为利比亚沙漠农场提供灌溉。这长达2,333英里的管线系统,将利比亚南部4个主要含水层的水源运输至北部人口集中的区域。”今非昔比,这些农民无法再灌溉农田,此外并出现严重的水资源匮乏问题。

近期观察显示“利比亚曾是中东最富裕国家之一。2011年,起义逼走格达费后留下的动盪,深深重创这个国家,水资源危机就是这个国家体制失败的具体象徵。电力短缺与现金匮乏为利比亚人带来混乱,而不同武装组织之间,为了掌控蕴含丰富石油、基础建设却维护不善的国家而你争我夺,使得问题更加恶化。”美国-北约组织,谢谢你们“解放”了利比亚。

同一时间涉入美国-北约组织对利比亚战争的两个显要人物,一个是2009至2013年北约议会美国代表伊沃·达尔德(Ivo Daalder),另一个是欧洲盟军最高司令官(Supreme Allied Commander Europe)、来自美国的詹姆士·“佐巴”(Zobra)·史塔伏瑞迪斯上将。(James George Stavridis)。战争结束后的2011年10月31日,这两个傻瓜在《纽约时报》发表一篇文章,荒唐宣称“随着联合保卫者行动(Operation Unified Protector)的结束,北约组织与盟友们可以回顾这次非凡的成就。干得好!更重要的是,他们可以看到利比亚人对于有限度地动用武力,以及精准实施武力的感激,这为他们带来真实、正面的政治改变。”

是的,“有限度地动用武力”——如果9,600次空袭称得上是“有限度”的话——带来货真价实的政治改变,但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两个笨蛋真心认为这样的改变是“正面”的。10月31日拉斯穆森飞往的黎波里(Tripoli,利比亚首都)宣布“很高兴来到利比亚、一个自由的利比亚。我们为了保护你们而採取行动。我们同心协力获得胜利。利比亚终于自由了!”

西方主流媒体如此支持这场战争,以至于忘了质问拉斯穆森、史塔伏瑞迪斯以及达尔德等人,对于他们一手造成今日利比亚的苦难作何感想。西方报纸与电视节目对于利比亚灾难严重程度的报导少之又少(大可试着搜寻《纽约时报》与《华盛顿邮报》)但是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持续提醒世人利比亚的现况。人权观察组织的2018年《世界报告》中,纪录道“政治分歧及武力冲突持续困扰利比亚,两个政府争夺政权合法性与国家控制权,联合国尝试统一互相仇视的政党但是无功而返...,国内各地的武装组织属于两个相互为敌之政府的其中一个阵营,他们法外处决人民、攻击市民与其财物、绑架、导致人民失踪,并对东部城市如德尔纳(Derna)和班加西(Benghazi)对市民展开围攻。”

谢谢美国-北约组织,特别是欧巴马总统、拉斯穆森、史塔伏瑞迪斯和达尔德、所有参与这场宏大闪电战的英勇飞行员们,以及美国与英国海军军舰中按下战斧导弹发射按钮,藉此轰炸利比亚城市的士兵们。这个被你们摧毁的国家将要花费数十年,才能从你们“有限武力”造成的后果中复原,此外你们导致利比亚人民的苦难更是难以计量。

北约的史托腾柏格似乎已经体悟到军事力量无法解决北约所认为的问题,尽管为时已晚。如果他能理解到武力挑衅与威胁同样无法解决问题的话,那就更值得庆幸了。聪明的作法是远离战争,撤除美国-北约组织沿俄罗斯边界的对峙与佈军。

美国总统川普于北约组织峰会期间,要求成员国增加预算。(图片来源:Jasper Juinen/Getty Images)

特约撰述: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