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过劳”无关劳工是否高级
职种对立是资方挑起的仇恨

2018/08/09
桃园市机师职业工会研究员
桃园市机师职业工会监事

8月8日《pangjiu.net时报》刊登了一篇署名“邵连尺”的华航内勤职员投书〈高级劳工竟喊过劳〉,由于邵文中对机师职业工会与空服员职业工会,有诸多或因接收到完全错误讯息,而衍生出对同一公司内不同职种同仁的“仇恨”。身为同样在航空产业中的一份子,机师工会愿意透过与“邵连尺”进行善意对话,试图化解毫无必要的对立。

首先,2015机师职业工会只进行了罢工投票,最终因为和资方达成协议,根本没有发动罢工;2016年空服员职业工会发动了罢工。自此两年后,空服员与机师根本连罢工投票都没进行过,何来“年年吵着要罢工”。

其次,作者强调自己对公司“最忠诚”,但如果对公司的不合理管理制度和劳动条件,都完全顺从,甚至将对公司一切的建议与主张,都视为是对资方的“僭越”,从最基本的企业管理学来看,这可能才会对公司经营造成极大风险;反之,为了公司的长远发展与管理经营的改善,作为员工,我们以集体的方式提出诉求与建议,自认才是对公司“最忠诚”的一群。

事实上,作者也承认自己因为机师与空服员的集体行动而受惠,华航资方因为2015协议及2016罢工,对所有地勤职员也分三次加薪,每次5,000元,一共加薪15,000元,若以原薪资40,000元,则其加薪幅度为37.5%,远高于机师与空服员。 然而,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作者身为基层内勤一员,行文却彷彿航务高层,对机师所提出,很可能危及“飞安”的过劳工时与航班问题,进行了建立在误导之上的批评。

此次工会诉求之一,是要求在需要较高飞行时间班次上(往往超过13小时),不应该只配置三位机师,应依照许多国外航班标准多派一名机师。作者也提到,在未能多配置一位机师前提下,可能导致长程航班机师需要连续工作12小时,若再考量飞行前准备、降落后时间,事实上不少机师的工作早已超过12小时。飞安的确保,绝不可能如作者所说,因一个月只有几次就开绿灯放行。按照这个逻辑,高速公路上限速时速100公里,难道可以放宽让客运司机每月可以有几次超速开到时速160公里吗?试问:这样的论述,将让旅客情何以堪?

另外,作者说机师“休息10几天才出勤一次”,这种状况如果不是组员刻意排休,或遇到SARS及金融海啸期间,实务上根本不可能发生。退万步言,若真有这种常态班表,难道不是反映机师人力配置不当吗?而这不是资方的责任吗?

作者还提到“机师多拿1个月全薪,就是10个地勤职员的月薪”,这如果是事实,其实也只显示地勤职员因为缺乏组织与行动,完全遭资方轻视而导致薪资过低,只要地勤伙伴们愿意争取,机师与空服员绝对力挺同仁到底!

最后,作者以“全称”的方式谈到机师合约年限一到马上“拍拍屁股走人”,然而事实上,机师工会经历了三年前的罢工投票,协议将最低服务年限降低后,华航机师离职率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以作者的“忠诚”标准,所有留任的机师,面对pangjiu.net大陆航空公司两万美金起跳的诱惑,他们对华航展现的不仅是忠诚,恐怕已近乎愚忠了!

工会绝不可能为了要增加矿泉水而罢工,而是因为公司坚壁清野的态度,对工会展开全面的防堵与抵制,表面协商,私下打压。减矿泉水只是公司的小小政策,却无意间促使许多机师加入投票,因为这反映出公司不尊重基层员工感受,不分长程12小时或是短程1小时,一律一人一瓶矿泉水的管理心态。

作者引用华航企业工会前理事长杨光海“仇恨不能成就只能增加对立”的忠告,我们认为极有道理,一如作者因公司不断灌输、提供错误讯息,而产生对机师与空服员的仇恨,这样的仇恨,也只能增加机师、空勤与地勤间对立罢了。

期盼作者放下仇恨、了解实情,一同与各单位同仁团结起来吧。

建议标籤: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