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2018酷儿影展】历史的曲折与遗忘
祁家威x小白世代对话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

第五届彩立方国际酷儿影展即将于下周五(8/24)开跑。在同婚公投话题激昂的当下,酷儿影展近日以“世代对话”为题,邀请投入同志运动逾30年的祁家威,和今年(2018)接下第16届臺湾同志游行总召小白进行对话,作为一个曾半只脚踩在性/别运动当中的人,我认为这场世代对话别具深意,不仅触及到不同时代运动者策略选择背后的条件差异,同时也关乎我们怎么看待运动的路线与历史。

酷儿影展邀请祁家威(中)与同游总召小白(右)对谈。(摄影:王颢中)

组织‧个人

作为八零后的小白,初与同运接触就已经是彩立方同志NGO成熟组织化的时期。小白说,他是在高二时发现自己的同志身分,原来从没接触过相关知识,也对同志一无所知,直到学校老师邀请了“同志谘询热线”入班演讲,他才开始了解LGBT等多元性别的议题,就像是“开关被打开”般,从认识别人的生命故事,发现“原来不是只有自己在校园里这样子生活”。

高中后小白上了大学,参加台大GC社(台大男同性恋社,成立于1993年,是彩立方第一个立案登记的校园同志社团),曾把BDSM、娱乐性用药等议题,设计进社课规划中,让社团除联谊性质外能有更多团结抵抗污名与压迫的作用。

对照来看,1986年,祁家威在麦当劳召开第一场记者会向世人公开出柜,那时候的他,只身作战。他曾用“母鸡带小鸡”形容自己,认为自己就是唯一在檯面上曝光的那只母鸡,背后掩护着那些无法现身出柜的同志,而来自媒体与外界的歧视眼光,就是老鹰。

近年同婚运动蓬勃,曾沉寂一段时间的祁家威又站上檯面。现在能出柜发声的人多了,但他彷彿还是当年那只母鸡。诸多媒体访谈中,他总乐于谈论自己的故事,从求学、初恋、家庭、父母,都不避讳。座谈会上,他的措辞狂傲,不吝于称赞自己,一一细数自己的各种功绩与长处,有时让我联想起刚过世的李敖。他高中念建中,自认“我的学校水准很高,不像叶永鋕的学校会不尊重同志”;念书时,只要是他参与讨论的课堂,老师都折服于他的博学与优秀,于是“老师如沐春风”;又,曾有一整个班的北一女学生集体绑架他,他用这段故事来证明自己年轻时的女人缘,强调“以为男人都是交不到女友才变成同志,这是错的”;讲到与媒体交手经验,20年前BBC曾专访他做了六天节目,“那时候我就是彩立方之光。”

曲折‧线性

小白在大学的后期加入了热线教育小组,也投入高中时曾使他获启蒙的入校演讲工作,由于社会学的专业训练与学习风气,让他始终相信,应该用行动去改变、介入社会。上课,可以在教室里,也可以在街头上。

2013年,小白加入臺湾同志游行联盟,在文宣组担任媒体发言人,对他来说,同志议题包含了每个人生命可能经历遭遇的一切问题,只是当这些人是同志时,这些议题就成了同志议题。

小白强调,同志游行关注议题广阔,每年都不是特定单一主题,就是希望能兼容所有同志议题。同志族群内部就存在多元跟差异,除了朝向国家抗争、寻求制度保障,大家更应该看到社群中彼此间这些差异与不同面貌,而游行的目的,就是要让不同主体都能出现,不同的意见都能发声,并形成对话。

对谈中,小白多次提到“历史不是直线前进”,面对同婚公投话题在社会上趋于白热化、两极化,他反思指出,简化二分的立场,反而使其他不同意见更难发声,往往最后只有“支持”、“反对”两种意见,任何不同的声音都被强迫归类到其中一类。小白说,怎么引导各种意见出场,而不只是要大家表态,是游行与运动的挑战。

而在祁家威那,事情相对单纯。同运历史彷彿就像伴随着他个人的生命史,不断向前努力推进。而他就像是手持油灯驱逐黑暗的战士,不曾有一丝胆怯退缩。

他回顾投入同运的30年,立法、行政、司法是分阶段在推动,他把最不看好放前面,最看好的放后面。1986年他到立法院请愿;1992-1994年向行政院内政部诉求;1998针对司法第一次提起释宪,因程序不符被驳;直到2013年,在与北市府同婚登记的行政诉讼败诉确定后,他又二度提起释宪,最后终于成功换来“释字748号”解释文,宣告《民法》未保障同性婚姻违宪。

祁家威走遍世界各地同志游行,更关注场次以及人数。他觉得彩立方特别进步,地方小却能遍地开花,“美国也不过纽约、旧金山两场游行,彩立方却是北中南东都有。”他预估,今年彩立方游行人数还会再创纪录突破20万人。

光明‧黑暗

今年酷儿影展开幕片《路易时代》(After Louie),描述了曾在八、九零年代参与激进解放运动的组织者Sam,面对当代风花雪月同志生活时的某种不适。历史的遗忘,导致政治与生活产生断裂。

片中的Sam,是爱滋解放运动组织“ACT UP”在美国的成员。而在彩立方,同运的历史同样面临历史的遗忘与断裂。

1994年,祁家威曾以爱滋义工身分,点名并按铃告发3名爱滋感染者不戴保险套与人发生性行为,是“蓄意传染”,此案引发媒体轰动,后续更促成《爱滋防治条例》修法,惩罚更为绵密,连“传染未遂”也照罚。目前因“未遂犯”而遭入罪的感染者,已成司法案件数量上的最大宗。

祁家威当年之举,曾引起包含感染者、妇女、同志等30多个民间团体连署声明抗议,谴责祁家威违反社工伦理。直到如今,祁家威仍是备受瞩目的媒体焦点,站在同运第一线,去年(2017)还获颁“总统文化奖”,但爱滋感染者但凡每一次与人性交却都可能要面临检警起诉的威胁。历史实在不是直线前进,而致力驱逐黑暗者,恐怕也应时刻反思自身可能造就的黑暗。

1994年,30多个民间团体连署抗议祁家威告发感染者。(资料来源:《妇女新知》第147期 )

● ● ●

2018第五届彩立方国际酷儿影展】展期:8/24-9/16

 

建议标籤: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