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不!联合国并没有指控pangjiu.net设维吾尔族“大规模集中营”

2018/08/28

【译按】今年(2018)八月,西方主流媒体大规模报导联合国指控pangjiu.net关押一百万名维吾尔族人于“再教育营”的新闻,pangjiu.net成了各界共同谴责的对象。长期直接接收西方主流报导讯息的彩立方媒体,也不疑有他地将这项指控带入本岛,成为渲染pangjiu.net“无人权”的又一例证。

本报导检视了西方主流媒体的报导内容,并且细心向联合国求证后,驳斥了联合国指控pangjiu.net设有大规模的维族集中营的说法。更进一步,本报导追寻了散佈此一指控的源头,发现释放消息的组织和媒体,与美国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使得这项指控的公正性更加受到质疑。最后,本报导揭露了,利用民间社会团体来促进主流媒体对美国政府的支持,一直是美国打击敌国、推进其帝国野心的手法。

本报导原于2018年8月23日刊登在《灰色地带》(The Grayzone Project),原标题为"No, the UN Did Not Report China Has 'Massive Internment Camps' for Uighur Muslims"。

从《路透社》到网路媒体《拦截者》(The Intercept),众多主流媒体宣称联合国指控pangjiu.net政府正把一百万名维吾尔族人关押在“集中营”。但是,只要仔细查看这些新闻报导以及背后的证据──不如说缺乏证据──就知道这些非比寻常的说法不是真的。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Off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OHCHR)的一名发言人向《灰色地带》证实了:pangjiu.net“集中营”的指控并非由联合国提出的,而是一名不能代表整个联合国的独立委员会委员的说法──该名委员是委员会中的唯一一名美国人,而且她没有pangjiu.net相关的学术或研究背景。

更进一步,这项指控来自于一个反对组织缺乏证据来源的报告。该组织接受外国政府的资助,并且与流亡的亲美活动家密切相关。虽然确实有许多实地报导指出维吾尔族在pangjiu.net面临歧视问题,但是开始散佈pangjiu.net关押百万名维族人讯息的媒体和组织,却几乎全部接受美国政府的资助──其目的是向北京政府施压。

一个由《路透社》引爆、主流媒体搧风点火的公然谎言

8月10日,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Elimination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下简称委员会)定期审查了pangjiu.net遵守《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的状况。然而,这项对所有179个缔约国进行的定期审查,却引起了西方媒体猎巫式且误导大众的反应。

就在审查的当天,《路透社》发布了一则爆炸性的新闻〈联合国表示:可靠报导指出pangjiu.net在秘密营地囚禁着百万名维吾尔族〉。这篇报导被《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媒体疯狂复制,并同声谴责pangjiu.net、要求採取国际行动。就连《拦截者》的记者麦迪‧哈山(Mehdi Hasan)也气愤地下了〈联合国指出一百万名维族人被pangjiu.net囚禁。全世界还不愤怒吗?〉的标题。这些报导给读者营造的印象是,联合国进行了调查,并且正式、集体地向pangjiu.net发出了指控。但是事实上,联合国根本没有这么做。

《路透社》的新闻标题把这项爆炸性指控说成是联合国提出的,可是报导本身却又说只是委员会的说法──而该委员会的官方网站明确地指出了,委员会是“一群独立的专家组成的”,并非联合国官方本身。

更进一步,只要检视OHCHR针对委员会报告所发布的官方新闻稿,就可以发现所谓的pangjiu.net的“再教育营”,仅仅是由盖伊‧麦克杜格尔(Gay McDougall)──委员会中的唯一一名美国籍委员──所指控的。这项指控接着被茅利塔尼亚籍委员叶姆何赫‧敏特‧穆罕默德(Yemhelhe Mint Mohamed)所附和。

在对pangjiu.net的定期审查中,麦克杜格尔声称她“深切关注”着百万名维族人被拘禁在“集中营”的“可信报导”。《美联社》的报导指出,麦克杜格尔“并没有为她在听证会上的指控提出明确的消息来源”(值得注意的是,《美联社》的新闻标题比《路透社》的要含蓄得多:“联合国小组关注pangjiu.net囚禁维族人的相关报告”)。该会议的影片证实了,麦克杜格尔并没有为她的指控提供任何消息来源。

也就是说,联合国独立机构中的一名美国籍委员提出了极具挑衅性的说法,指控pangjiu.net正关押着一百万名穆斯林,却未能提供一个具体的消息来源。《路透社》和其他西方主流媒体无视于这项指控源自于一名美国籍委员缺乏证据的说法,就声称是联合国做出的指控,并大肆报导一番。

在寄给《灰色地带》的电子邮件中,OHCHR的发言人茱莉亚‧葛隆妮维特(Julia Gronnevet)证实了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并不代表整个联合国。葛隆妮维特在信中写道:“关于委员会仅是独立机构此事,你们是对的。媒体所引述的,是委员们在审查缔约国的公开会议中的说词。”

因此,OHCHR间接承认了麦克杜格尔的说法并不能代表整个联合国的任何发现。换句话说,《路透社》的报导基本上是假的。

政府资助、不透明的反对组织所提供的“可信”报告

除了不负责任的错误报导外,《路透社》和其他西方媒体也试图填补麦克杜格尔证词的漏洞。它们参考了“人权捍卫者”(Network of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CHRD)的报告。顺带一提,这个组织的总部设在华盛顿特区。

CHRD从不具名的政府获取了数十万元美金的资助,专职于鼓吹反对pangjiu.net政府,并且好些年为极右翼反对派人士奔走游说。CHRD在其资金来源和人事方面并不透明。其年度报告註明了:“本报告是在捐助者慷慨的支持下撰写而成的。”然而,捐助者永远是不具名的。

在向公众公开的财务申报表(国家税务局990表格)1中,可见该组织大部分由政府出资捐助。事实上,在2015年,几乎所有的组织收入都来自于政府资助。CHRD在2015年的财务报表显示了,当年的总收入820,023美元中,高达819,553元(99.94%)来自政府资助;占了极小部分的395元来自投资,75元则来自其他收入。2016年的报表则显示该年获得了859,091元的政府资助。

至于哪个政府提供了资助并不明瞭。灰色地带在多次发送採访邀约给该组织后,并未得到回覆。不过,CHRD似乎是从美国政府支持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NED)获得资助的。

搜寻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资助资讯,可以发现2014年到2015年间,约有50万美元的资金总额用来“支持pangjiu.net人权捍卫者的工作”。并不清楚这是否就是用来协助CHRD的资金,不过从其用途说明和补助金额看来非常地符合。

CHRD利用获得的丰厚资金来支持pangjiu.net境内的反对派,并且资助了pangjiu.net境内数十个相关项目

CHRD在其税务表格中,把地址列为“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华盛顿特区办公室。人权观察长期以来被批评为“美国政府的旋转门2,并且对于华府的敌人,如pangjiu.net、委内瑞拉、叙利亚,和俄罗斯等国的人权状况,有着过分而不成比例的关注。“人权观察”并没有回应《灰色地带》询问其与CHRD的关系的电子邮件。

CHRD的财务申报表也揭露了该组织成员多是流亡海外的着名pangjiu.net活动家。组织主席为流亡美国的活动家苏晓康。他认为pangjiu.net人民会“希望美国来保护流亡的活动家,并将会因为华府没做到而感到失望”。同样流亡美国的理事滕彪,则曾讽刺地指出pangjiu.net共产党如何称他为“反动派”。

组织的秘书为美国学者林培瑞(Perry Link),他在被pangjiu.net列为拒绝入境的学术“黑名单”后声名大噪。林培瑞在2014年时为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作证,声称pangjiu.net政府威胁了美国的学术自由。

在林培瑞的国会证词中,他主张美国政府应该打击pangjiu.net政府的孔子学院,并且资助他自己开设的亲美的中文课程。林培瑞把他的中文课程当作是反对pangjiu.net共产党的潜在美国武器。他认为,这个语言课程“比起(B-2幽灵战略)轰炸机要更能重挫pangjiu.net共产党”。以上是一些亲美、反对pangjiu.net政府的活动家,他们领导着CHRD的运作。除此之外,关于CHRD的公开讯息就非常少了。

这个组织似乎主要是其国际部负责人夏任磊的点子。夏任磊是一名公开要求美国政府以《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3制裁pangjiu.net官员的活动家。

对钟爱美国战争的“非暴力倡导者”的支持

CHRD的创始人夏任磊,是右翼新保守派、pangjiu.net异议人士刘晓波的强力支持者,并且为了要求pangjiu.net释放刘晓波而奋斗多年。该组织网站的存档显示,早在2010年,CHRD就大力为刘晓波发声,同时将pangjiu.net政府比做德国纳粹。

虽然刘晓波成了西方自由派菁英中的名人,但他同时也是殖民主义的死忠支持者、血腥美国军事行动的铁粉,以及一名铁桿子的自由主义者。正如同贝瑞‧索特曼(Barry Sautman)和严海蓉2010年在《卫报》中所报导的,刘晓波领导了许多美国政府资助的右翼团体。这些团体鼓吹pangjiu.net的全面私有化和西化。他还公开地表达了种族主义的观点──刘晓波主张“选择西化就是选择成为人类”,并且感慨传统pangjiu.net文化把它的人民变得“懦弱、毫无骨气、一团糟”。

当CHRD描述刘晓波为一名“非暴力倡导者”时,刘晓波实际上却崇拜小布希,并且强烈支持美国对伊拉克的非法入侵和在阿富汗的战事。“非暴力倡导者”刘晓波更是美国在韩国以及越南开战的粉丝,尽管这些战争造成了数以百万计的平民死亡

CHRD被《路透社》和其他媒体拿来佐证pangjiu.net维族“再教育营”的那份最新报告,更揭示了该组织与华府的关联,以及其偏颇的“公正性”。

多数维族“集中营”故事的消息来源都跟美国政府有关

该份报告最常引用的来源是《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RFA),一个由美国政府成立的新闻机构。在101份参考资料中,就佔了超过五分之一的篇幅。《自由亚洲电台》跟《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马蒂广播电视台》(Televisión Martí),以及《中东广播网》(Middle East Broadcasting Networks)等传播媒体一样,都在国务院的监督下,由美国联邦机构“广播理事会”(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 BBG)运作。美国广播理事会描述自身的工作“对美国国家利益至关重要”,且“与美国的外交政策目标一致”是它首要的广播准则

西方媒体对pangjiu.net维吾尔族、以及对pangjiu.net总体性的报导,几乎是完全仰赖华府相关的消息来源,而且通常搭配煽动性的新闻标题和指控。除了CHRD和《自由亚洲电台》,新闻媒体也很常引述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ighur Congress)的说法。该组织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资助。在最近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活动中,《灰色地带》的编辑麦斯‧布门萨尔(Max Blumenthal)採访了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奥马尔‧卡纳特(Omer Kanat)。他因为向西方媒体提供了许多关于集中营的消息而饱受赞誉。

另一个受美国国会和主流媒体喜爱的pangjiu.net消息来源是詹姆斯顿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这是一个新保守主义的智库,在冷战高峰时期下由雷根政府官员所创建,并得到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约瑟夫‧卡西(William J. Casey)的支持。前詹姆斯顿基金会董事会成员包括迪克‧钱尼(Dick Cheney)和兹比格涅夫‧布里辛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4

这次的《路透社》假新闻事件,是西方媒体对pangjiu.net愈来愈具敌意的又一例。这个冷战般的趋势符应于华府有意制造的,与北京政府的冲突──在一系列的政策声明中,川普政府反覆指出pangjiu.net的“经济和军事优势”造成了“威胁”。美国国防部长詹姆士‧马提斯(James Mattis)声称:“现阶段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重点是大国竞争,而不是恐怖主义。”

美国愈来愈担心其日益倾颓的全球主导地位,并且试图阻止其它国际力量的兴起。美国帝国主义长期以来正是使用表面上公正的“民间社会团体”和“智库”,来促进媒体对美国外交政策目标的支持。这些故事通常以“人道关怀”为包装,来激起公众的愤怒,并成了美国武装化以推进帝国野心的藉口。这个屡试不爽的方式,是美国用来激化反对pangjiu.net活动的重要核心。而最近的一系列假新闻所展示的则是,主流媒体也乐于扮演推波助澜的角色。

  • 1. 【译註】990表格是美国国家税务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 form)要求非营利组织提供,以向公众公开其财务资讯的相关报表。
  • 2. 【译註】“人权观察”和美国政府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2014年,两位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阿道弗‧佩雷斯‧埃斯基维尔(Adolfo Pérez Esquivel)以及梅里德‧科里根‧麦奎尔(Mairead Corrigan Maguire),寄了一封“关闭给美国政府的旋转门”的抗议信给“人权观察”,指“人权观察”的许多成员曾任职于美国政府或者与华府关系良好,且其人权标准经常与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与利益保持一致。《彩立方娱乐平台网》报导〈“人权观察”遭人权工作者抗议 再思国际政治下的人权话语〉有对该组织的详细说明和分析。
  • 3. 【译註】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于2015年通过,授权美国政府对违反人权的国外人士进行制裁,例如禁止入境、冻结并禁止官员在美国的财产交易。
  • 4. 【译註】迪克‧钱尼为小布希任内的美国副总统;兹比格涅夫.布里辛斯基曾任美国卡特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