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新闻稿】好劲稻工作室就台北市文化局于本(9)月17日发布嘉禾新村保存新闻稿之严正声明

“社运公佈栏”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内容不代表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立场。任何社运议题相关行动/记者会/活动/讲座採访通知与新闻稿发佈,欢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8/09/17
资料来源: 

台北市文化局于今(17)日发布新闻稿,指称市府完善水源地区文资保存,且嘉禾新村文资审议过程严谨、公开透明等与事实不符之情事,好劲稻工作室发布声明稿严正谴责,唿吁日前才宣布以北市文化基金会董事长小野担任竞选总干事,以补强人文的柯文哲,莫一再操弄如北农改建案过程中以不实抹黑言论攻击吴音宁总经理等不同意见之作法,而应坦然面对自己玩弄行政程序,致使过去政治承诺跳票的事实。

好劲稻工作室首先就台北市文化局于该新闻稿中指称2015年柯文哲上任后办理会勘及审议相关程序“过程严谨,公开透明,并无疑问”之说法提出严正抗议,在台北市文化局于2002年委託联宜国际工程顾问公司进行的“『眷村文化保存调查研究』第一期”中,早已述明嘉禾新村具“属于公地自建,其配置形式有别于一般眷村的鱼骨状,反而与pangjiu.net的胡同较为类似,并且完整地保留日据时期之老旧建筑”之特色,并因为这样特别特殊的聚落形式,使得嘉禾新村在当时尚未进行眷户详细生活史口述的状况下,便已获肯定为当时全市70座老旧眷村中具保存价值之第三名,仅以极些微之差距落后于在郝龙斌前市长任内通过全区登录为聚落之北投中心新村,且该调查研究系经中研院张茂桂、张瑞德等多位在相关专业领域学者之审核,具备一定之参考价值与公信力。

柯文哲确定当选台北市长后,于隔年3月17日召开嘉禾新村之文资鑑定会勘,副局长李丽珠竟于现场禁止民间团体随同文资委员进行保存价值之解说,甚至妨碍文资委员完整看过全区,并放任特定民代与现场私下与文资委员窃窃私语,显有选择性以行政手段影响委员判断之情事。而后,文化局竟于同年4月9日正式文资审议前召开“会前会”,且完全未知会民间团体共同参与讨论,隔天国防部即于文资审议未完成前公告嘉禾新村拆除标案决标,造成“先射箭再画靶”之状况,而后,在攸关文资身分决定的4月24日第68次文资大会,即便当时包含堀仔头与文萌楼等文资案之民间团体均唿吁文化局应秉持柯文哲“公开透明、民众参与”之理念,开放民间全程旁听文资审议,但文化局却强硬拒绝,而最终的会议纪录更是在讨论过程仅以一字(略)带过的情况下,完全未述明原由,便决定仅登录两栋三户门牌之建物为历史建筑之结论,而后续讨论历史建筑登录理由之第69次(2015年5月26日)大会、第71次(2015年7月29日)决议增加一座防空洞为历史建筑等程序,民间团体均完全未被告知,因而无从参与发言,亦未收到相关会议记录,而台北市文资审议直至该年10月15日第73次会议,才在先前爆发的南港瓶盖工厂拆除抗争及多位议员质询下开放全程旁听及会议纪录公开,嘉禾新村案之黑箱审议甚至曾被议员用以质询柯文哲市府如何面对柯文哲的“公开透明”理念。试问在此前发生的嘉禾新村文资审议程序,透过恶质的行政操作让民间团体无法充分表述意见、无从参与会议、拒绝民众旁听、会议记录未充分记载,便草率做出与过去府方专业调研结论相悖的决议,这叫过程严谨吗?这叫公开透明吗?

其次,柯文哲上任后在2016年5月29日及隔年9月17日进行之嘉禾新村视察,同样亦未通知民间团体参与,仅让开发一方之声音进行表述,而为规避与选前签署“全区完整保存”承诺相悖之政治诚信问题,更在议会殿堂多次发表“全区保留不是全区不拆”等理则学错乱之言论,甚至在核发南区拆除执照时,公然欺骗大众是因为南区建物已“烂到不能再烂”,考量公共安全等理由而不得不拆,但随即经民间团体拍摄现场实景屋况照片打脸。而在地区整体计画的面向上,2016年1月,北市府发布“8+2公办都更旗舰计画”,其中于水源营区防灾型都更一案表示将把嘉禾新村全区划为公园用地,以保存文化资产,都发局长林洲民亦曾于2016年10月6日接受质询时表示,若嘉禾新村拆除盖起临时性建物,整个文化景观会失控。直至2018年初,市府原先均朝以全区以保存区与公园用地结合,以建物搭配地景设计维繫聚落纹理之方式接近“全区保存”之理想。未料,不久后市府却为了柯文哲之选举绑桩,突然变更方案,废止公园用地并变更为住宅区进行开发,至此柯文哲先前所谓“全区保存不是全区不拆”之卸责说法,已如同这半年来诸多反覆不一的争议市政,被其团队之实际作为彻底打脸。

另在民间沟通与资讯公开部份,2016年10月22日,钟永丰接任文化局长前曾宣示上任后将与本案等文资团体对谈,以了解核心关怀,但钟永丰上任至今将近两年,却从未与包含本案在内之多个争议文资案之民间团体沟通。即便民间团体想主动与市府陈情,市府却在去年10月于公馆地区举办“白昼之夜”活动时,强行推挤以柔性艺术行动意欲向市府官员陈情之本案与俞大维故居团体,是否真正有心与民间共同面对水源地区文资问题,由上述实际作为足可判断。此外,文化局于新闻稿中宣称,今年8月8日已修正公告确认“嘉禾新村”历史建筑栋数及保存范围,但截至今日,在文化局网页之“文化资产个案查询”中,嘉禾新村之文资登录仍为2015年8月17日之公告,难道这是先前鹿鸣堂文资案发生特定会议纪录消失之罗生门再起吗?

柯文哲于今年8月31日之议会总质询回应议员提出关于嘉禾新村与南港瓶盖工厂选前承诺“全区完整保存”跳票争议时,竟以这是他上任前对市政不清楚,上任后才知道这两块地不属于台北市政府,一块属于国防部,一块属于国产署,文化当然是要尽量保存,但地不属于台北市政府,根本不能说话,以规避其政治诚信问题,但同样是眷村聚落型文资,郝龙斌任内(2011年8月24日)全区完整登录北投中心新村为聚落,而在郝市府末任文化局长刘维公任内(2014年7月30日)亦通过蟾蜍山具文化景观身分,当时中心新村与蟾蜍山土地均非台北市政府所有,为何在2014年选举时被柯文哲视为文资保存做的不好的郝市府愿意“说话”全区完整保留?让柯文哲现在有北投与城南两处城市博物馆计画可做政绩宣称?反倒是签署嘉禾新村全区完整保留并强调诚信的柯文哲却做不到?又,于柯文哲任内分别通过登录为聚落建筑群与历史建筑之政大化南新村及国防部学人新村等土地亦非台北市政府所有,为何决定全区保留?

最后,文化局于声明稿中欲以市府已登录水源地区如学人新村与旧三总十字楼等历史建筑,扩大整体保留范围之说法,以规避柯文哲市政团队为配合地方头人开发而撕毁选前文资保存承诺之作为,我们必须严正指出,给予水源地区其余建物文资价值,并不代表就能合理化柯文哲市政团队在嘉禾新村案上自失选前回应民间文化界《台北市市民文化宣言》中所言“都市发展和经济政策应秉持『文化优先』原则,重大政策应审慎评估『文化整体影响』;尤其不能牺牲原有的文化资产。让文化领导施政,而不是短暂的、图利少数人的经济政策来领导文化。这个核心价值一定要守住”之表态。嘉禾新村最具特别特殊性的聚落生活核心空间一旦于本次拆照核发后被拆除,以目前柯市府仅保留北侧不到原聚落1/10户之方式,将导致嘉禾新村的特色聚落纹理被破坏,成为与其他官舍型眷村雷同的样板式型态。

在柯文哲的政绩网站中,竞选团队宣称“台北是一个有文化深度的地方,那城南的人文历史绝对是这座城最重要的基底”,但嘉禾新村从柯文哲选前承诺全区完整保存,2016年回应开发派施压时的“全区保留不是全区不拆”,到现今仅留局部建物,破坏聚落纹理,甚至在公划都更政策中拟将大部分范围的公园预定地变更为住宅区进行开发的政策决定,完全与该宣称背道而驰。将一个历经六十年岁月才形成的人文与生态共存的聚落拆除,且无视中正区目前人均公园绿地面积低于理想水准之事实,以水泥高楼开发取而代之,如何实现文化局推动所谓“城南城市博物馆”之标语:“城南山水,共聚栖地”?

建议标籤: 

脸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