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智利九一一:阿叶德的最后演说

2018/09/20
智利前总统
译者: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特约记者

【译按】大家记得17年前的美国九一一事件,但不一定记得(或甚至知道)45年前的智利九一一事件。

当时,具有泛左色彩的总统候选人萨尔瓦多·阿叶德(Salvador Allende)在境外势力操作的动乱中上台(美国国务院、CIA都参与其中),并在上任的短短三年间力行各项改革措施,将土地收归国有、调高劳工工资,改善与古巴的外交关系等等,建设了智利的经济现代化基础,清理了美国境外资本与智利买办阶级的势力,逐步摆脱拉丁美洲对美国的“依附”魔咒。他的种种行动都激怒了包含美国政府与美国企业在内的境外势力,因为他的改革行动势必与这些资本家和政客们的利益相冲突。

接着,就是我们在亚拉非国家都非常熟悉的剧情了:境外势力双面押宝、创造政变有利条件、打击左倾/民主派/改革政权、军事独裁强人上台、国际经济组织如IMF或世界银行提供借贷与“结构性重整”发展计画、国内失业与通膨严重、境外资本以榨取低廉人力成本与自然资源(美其名为“提供工作机会”、“促进国内就业”)......。

以下这篇文章,就是1973年9月11日,在受到尼克森政府支持的智利三军统帅奥古斯图·皮诺契特(Augusto Pinochet)以空军轰炸一步一步逼近之际,阿叶德的诀别之词。

皮诺契特上台后,与美国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家弗里曼的徒子徒孙们合作,在经济上展开“休克疗法”,推行退休金、国营企业和国有银行的私有化,消减政府支出,取消工会特权与最低工资。确实,这些政策在七零到八零年代间带给智利强劲的发展,而有“智利奇蹟”的美誉;但不要忘记,经济发展都是需要代价的,只是偿付的恐怕永远不是那班真正获利的人们。

美国政治哲学学者朱迪斯·巴特勒(Judith Bulter)曾在美国九一一事件后质问“哪些生命是值得被凭弔的”,为何不同的生命的“可哀悼性”不是均匀分配的,这背后显示出我们对于国族与种族的等级化认知;而只记得美国九一一,却不记得智利九一一,这背后的问题恐怕也是非常雷同的。

我的朋友们,这恐怕是我最后与各位倾谈的机会了。空军现在已经轰炸到门户电台(Radio Portales)和公司广播(Radio Corporación)的电塔了。

我不痛苦,却很失望。希望老天让那些违背诺言的人们受到道德的惩罚:智利的军人们、有名无实的指挥官们;指派了自己为海军总司令的梅里诺上将(Merino);还有门多萨(Mendoza)先生,这位狡猾的将军昨天才宣示了自己将效忠政府,并指派自己为国家警察局(Carabineros)的局长。

虽然事已至此,我最后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是要对工人同胞们说:我绝不辞职!

智利前总统萨尔瓦多·阿叶德(图左)。

身处历史的转捩点,我得付出生命来博得人民的忠诚。我要告诉他们,我坚信我们种进成千上万的智利同胞良心里的种子永不枯萎。人民有着力量,他们能够支配我们,社会进步不能够被罪恶或暴力所阻止。历史是属于我们的,是人民创造了历史。

祖国的工人同胞们,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忠心耿耿,你们对我这个人奉上了十足的信心,我不过是渴望着正义的阐释者,并宣誓将尊重宪法和法律,我也只是好好地做到了这一点。在这关键时刻,我还能向各位致敬的最后一刻,我希望各位能够记取以下的教训:外国资本、帝国主义还有反动势力,煽动出“武装力量可以打破传统”的政治氛围,这套传统来自施耐德将军(General Schneider)的教导、以及阿拉亚指挥官(Commander Araya)的不断重申。军队是同一个社会部门的受害者,他们今日也在他们的家中祈求能够透过境外势力的协助,重新夺回权力、捍卫他们的利润与特权。

首先,我必须要向我们土地上谦逊的女性们致敬,向相信我们的农人们(campesina)致敬,向努力工作的工人们致敬,也要向那些知道我们关心孩子的母亲们致敬。我也要向我国的专业人士们致敬,爱国的专业人士们在日前持续反对由专业组织贊助、煽动叛乱的人,也反对那些只保障资本主义社会中只给予少数人的优势的阶级组织。

我向年轻人们致敬,他们唱着歌,给我们带来了他们的欣喜与奋斗下去的精神。我要向智利人民、工人、农民、知识份子,以及那些即将受到压迫的人们致敬,因为在我国,法西斯主义已经存在了好几个小时——法西斯主义者在恐怖攻击中炸毁桥樑、截断铁轨,摧毁石油与天然气管线,并在那些他们有义务保护的人的沈默的面前做了这些事。他们曾经承诺了。历史将会审判他们。

麦哲伦电台(Radio Magallanes)也断讯了,我的声音恐怕再也传达不到你们的所在之处。没有关系,你们还是能继续听得到我的声音。我将永远陪伴在你们身旁,至少在想起我时,你们想起的是一个对工人忠诚的有尊严的人。

智利人民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但不要牺牲自己。请不要让自己被子弹打成蜂窝,你们也终将不会被羞辱。

我国的工人大众们,我对智利和智利的未来满怀信心。虽然叛国者能占一时上风,但必有人能够克服这个黑暗的苦难时刻。向前迈进吧,我们知道这条伟大的道路迟早将会再度开启,自由人们将走向建立一个更美好的社会。

智利万岁!人民万岁!工人万岁!

这是我的遗言,我确信我的牺牲不会白费。至少,我非常确信的是,这将是对重罪者、怯懦者和叛国者施以惩罚的道德教训。

特约撰述: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