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新闻稿】谁杀了舍我楼的彩虹旗?
彩虹旗能不能挂,学校说了算?

“社运公佈栏”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内容不代表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立场。任何社运议题相关行动/记者会/活动/讲座採访通知与新闻稿发佈,欢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8/12/15
资料来源: 

致 世新大学的同学们:

可能有不少同学已经发现彩虹旗消失了。是的,12月4号在同学们见证下于舍我楼重新升起的彩虹旗不能再挂下去了。我们很遗憾地向各位报告,经过长达约1个半小时的沟通后,校方还是以“没有相关规定”、“挂在舍我楼外墙会影响外界对学校的观感”等原因为由,拒绝我们申请将彩虹旗挂到学期末。

前后三次,我们的延长申请都被打回票。无论是以张贴海报或是公共空间借用的办法,无论是以学生还是社团名义提出申请,我们应校方要求在不同部门跑程序递单子,但最终均碰壁失败,学校总有各式各样的理由把申请退回。

仅仅是一面想给予大家鼓励的彩虹旗,要挂在校园内的难度远远超出我们的想像。

12月12日下午,校务评鑑实地访评的前一天,校长紧急找我们谈话。在会谈中校长屡次表达,让同学在舍我楼挂彩虹旗或任何其他旗帜,“人家”看到会觉得世新大学是一个“乱无章法、没有规矩”的学校。然而我们并非没有申请,也不是不按照学校的规范,只是学校一一将申请挡下,也没有给出合理的理由。我们很难理解,为何一面彩虹旗会对校园治理的印象有这么大的影响,而且带来的是如此负面的效果?来自何处的压力让校方这样戒慎恐惧?

我们也非常疑惑校方为何要急于在前天(12/12)要我们撤下彩虹旗,校长口中指的“人家”,真的不是评鑑委员吗?话说至此,校长直接说了“I don’t care!”,表示“彩虹旗根本不会影响到评鑑结果”。既然如此,究竟为何要驳回我们的申请?又,为何在12月4日申请可以通过,12月6日递交延长申请却被驳回?核准与否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对此校长表示,给予我们10多天的时间挂彩虹旗已是一种“宽容”,学校对于同志的诉求“很同情”,并且相当程度已经选择了最大的尊重。

假如像校长所说,无意审查悬挂物的内容,也绝对不会干涉我们的思想和主张,只是因为要有规范及公共秩序,考量到安全、美观、交通疏导,还有其他同学的使用权,所以不开放大楼外墙供学生申请使用。然而彩虹旗并没有抵触到上述任何一项问题,而且我们已经明确指出目前彩虹旗只申请挂到学期末,也未有其他人希望使用相同的空间。我们主张校园空间应由校方和同学共同讨论要如何使用,而不是单方面地全面禁止,或者一律是学校说了算。然而校长却表示“规范中没写出来的,就是不行”,基本上不允许同学在校园的建筑物上悬挂或张贴任何海报或旗子,如果是系所活动的话又有例外,一切的裁量权都在学校。对此我们必须重申,民主参与也是校园治理的核心价值之一,学校不应该如此独断。

校长説在舍我楼挂旗是一种言论表意,学校尊重我们的言论自由,也尊重其他人的言论自由。不管是我们或学校都必须尊重校园内多元的声音,而不是只尊重少数的人。祁家威先生曾説,不能因为异性恋不挂旗,就不让同志挂旗。以尊重为名,禁止所有的言论表意,实际上就是在箝制言论自由,并且忽略了性少数一直以来都处于弱势,无法取得和异性恋相同的发声管道及声量的处境。如果学校继续站在一个表面中立的安全地带,就是在放任既有的压迫继续横行。我们认为,学校应该要做到《性别平等教育法》中所要求的,对性少数学生“积极提供协助”。

经过长约一个半小时的商谈,很遗憾就彩虹旗继续悬挂在舍我楼一事,我们无法与校方达成共识。我们不接受校方独断式的裁决,更不能认同“学校批准什么、学生才可以做什么”的说法。对于这样的结果,我们虽然不满意,但我们释出了最大善意,同意採取折衷方案将彩虹旗移到学生餐厅,并争取到下周五(12/21)跟校长的二次会谈,讨论日后学校还能如何继续推动校园性别平等,而校长也承诺会给予最大的协助。

为此我们将在这几天以线上表单的形式,徵集同学们对校园性别平等的想像和建议,我们会在会议上传达给校方。同时我们也邀请所有同学,在随身的包包或衣服上配戴彩虹小物,让身边的人知道“我们还在”。平权的路上困难重重,但我们绝对不会放弃,让我们一步一步地向前迈进,一起活过春暖花开的那一天。

最后,预祝世新大学107年度校务评鑑实地访评全数通过。

世新彩虹行动小组 上

2018/12/14

註:因12月13、14日两天校务评鑑行政繁忙,17日才会移到学生餐厅。

建议标籤: 

脸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