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世新校方停招社发所
师生痛心批判精神荡然无存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记者

世新校方今日(1/2)下午召开校务会议,决议109学年度停招社会发展研究所,引发学生和校友愤慨,20多人前往会议室门口举牌抗议,过程中一度和警卫发生推挤冲突,议案表决前,社发所教授夏晓鹃更退席抗议,但最后议案仍强势通过。创立22年,培育无数社运人士的社发所待现有学生毕业后恐将走入历史。

世新社发所学生得知校方强行通过停招决议后,齐聚舍我楼下抗议。(摄影:张智琦)

社发所教授:校务会议停招提案不符程序

世新社发所成立于1997年,宗旨为“有学有术、实践基层、回归理论、再造社会”,创立至今培育出无数社运工作者,包括环境、反核、劳工、农运、移工、媒体、学权等社运领域都有社发所校友的身影,知名校友有台北市劳动局长赖香伶、民进党立委林淑芬、蔡培慧、导演陈文彬等人。

世新在去年底传出校方将在今日校务会议提案“109学年度停招社发所”,随即引发校友和学生反弹,并串联到校务会议举牌抗议,但今日校务会议仍强势表决,以23票对9票通过停招社发所一案。表决前,代表社发所出席校务会议的夏晓鹃退席抗议。她受访时不满表示,校方停招社发所提案违反程序,未经社发所所务会议通过,也未徵询社发所师生意见,但即便她提出搁置动议,主席仍迳行裁示表决。由于此案接下来还须经董事会和教育部通过,夏晓鹃也强调,“这个仗还没打完”。

据了解,教育部在2017年原预计修订高教减招标准,恐导致世新多个研究所遭减招,当时社发所所长黄德北积极联繫安排在社发所任职的立委蔡培慧,以及校友林淑芬共同拜会教育部,争取方案延后实施,才让世新度过减招危机,未料如今校方竟主动停招社发所,令人譁然。

夏晓鹃不满校方表决停招社发所,宣布退席后接受访问。(摄影:张智琦)

社发所停招 学生痛心世新精神荡然无存

近年来,频有社发所学生在世新校园发起行动,包含反对调涨学费、争取研究助理权利等行动,该所也被校方视为极欲拔除的眼中钉。

世新大学由成舍我创校,戒严时期曾提供空间让许多批判知识分子在校任教。过去曾具高度影响力的《彩立方立报》、《破报》,以及社发所,体现了成家人透过办报、兴学发扬异议精神并且介入政治的传统,但在成家么女成露茜过世后,世新大学渐次完成交班,两份报纸接连停刊,如今社发所也被砍,世新大学的批判异议香火恐难延续。

社发所学生听闻校务会议通过停招案后,齐聚在舍我楼下召开记者会,痛批校方以黑箱作法破坏世新自由民主的校风,并在成舍我的铜像前大撒印有其着名遗言“我要说话”的冥纸表达抗议。

世新社发所学生李容渝表示,从校方收掉《破报》、《立报》,到现在关掉社发所,显示世新精神越来越荡然无存,成露茜曾说世新社发所是她一生最重要的成就,是维繫社会民主与批判力量的堡垒,不断教导学生去问“谁得利、谁受害、谁支持、谁反对”,但现在的校方却践踏世新的自由民主精神,用“有没有赚钱”的逻辑裁撤系所,强调师生绝对会抗争到底,确保世新精神不会沦为博物馆的展品。

世新校友曾福全表示,依据教育部《专科以上学校总量发展规模标准》,即使社发所连续两个学年度新生註册率未达70%,也应是减少招生名额,而非直接停招,且通常都是系所自己停招,世新过去没发生过校方主动介入停招的情形,质疑社发所根本是被校方针对打压,唿吁教育部应否决此案。

社发所学生抛撒印有成舍我的名言“我要说话”的冥纸。(摄影:张智琦)

立于世新言论广场前的成舍我雕像。(摄影:张智琦)

建议标籤: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