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英国脱欧危机:一个社会主义者的视角

2019/01/04
英国21世纪革命社会主义(rs21)暨苏格兰左翼联盟“RISE”成员
译者: 

【编按】2016年夏天起,英国的政治体制陷入深刻的危机。当时选民以些微多数,在公投中支持英国离开欧盟。由首相梅伊(Theresa May)领导的保守党政府在过去两年,持续就“脱欧”条款与欧盟协商,却始终无法达成一个能在国会中赢得多数支持的协议。

如今的梅伊被即将到来的大限压得喘不过气:在2019年3月29日前,如果她无法让脱欧法案通过,英国将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离开欧盟。陷入僵局的梅伊惊险挺过对于其政党及政府的挑战,前提是2022年不再角逐党魁。1各方面而言,如今的她俨然成为一位殭尸首相,率领这个危机缠身的国家。

本篇访问"No Exit from the Brexit Crisis",刊载于“Socialist Worker”网站。受访者Neil Davidson是英国21世纪革命社会主义(rs21)以及苏格兰左翼联盟RISE的成员。他在这篇访谈中讨论当前的脱欧危机究竟从何而来、它对英国政治及欧盟的意义,以及左翼应该如何看待英国脱欧问题。

英国首相梅伊身陷脱欧危机。(图片来源:Toby Melville/Reuters)

问:脱欧让整个建制陷入混乱。我们如何走到这一步,以及最新的发展为何?

首先,当前局势非常狂乱,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出现出乎意料的发展。不过,截至2018年12月18日的情况如下。

危机的源头是2016年保守党首相卡麦隆(David Cameron)的孤注一掷。当时他面对党内欲脱欧之右翼人士的异议,以及来自极右翼的英国独立党(UKIP)的强大压力。那时,英国独立党开始在保守党的关键支持区获得席位。

卡麦隆认为,他可以就欧盟成员国资格发起公投并赢得胜利,藉此打击那些脱欧份子,却错估极右势力可以运用民众对于撙节与移民的愤怒,赢得“脱离”的选票。右翼成功地将阶级愤怒导向移民,特别是来自东方集团(Eastern Bloc)的那群2。这些国家在签署加盟条约加入了欧盟。

绝大多数的情况下,这样的做法,避开了人民面临的真正问题。许多最支持脱离的地区,实际上移民程度却是最低。

一如2014年的苏格兰独立公投,卡麦隆冒险下注,差点输掉赌局。就脱欧而言,他真的输了,并让英国的资本家阶级陷入危机,这群人之中的绝大多数,肯定都不想离开欧盟。

正是过去300年以来都是资本家政党的保守党,让他们陷入混乱。公投之后,政府启动2007年《里斯本条约》第50条3,意即英国必须在3月29日前离开欧盟。

根据欧盟法院的一项判决,国会撤销第50条在法律上行得通,但却缺乏国会多数的支持。稍后我将时常回来讨论这点。

因此,由梅伊率领的保守党政府处于一个窘境:一方面以英国资本的利益为名,试图协调出脱离的方式,另一方面,后者却不想脱欧。作为卡麦隆的继任者,梅伊自己也支持续留欧盟。

梅伊过去两年持续与欧盟协商。讽刺的是,实际上英国在欧盟享有特权,包括各种选择退出权(opt-outs)4与例外。即便是对英国最有利的脱欧协议,也不可能(让英国)获得这些特权;就算英国现在试图爬回欧盟也不可能。显然,欧盟不会让前会员国与实际会员国享有同等权利。

所以,对于统治阶级与国会的每位成员而言,有各种理由认为梅伊带回来的方案是大有问题且不受欢迎的。

该方案坚持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之间的边界开放,想当然尔,亲英、宗派主义猖獗的(北爱尔兰政党)民主联盟党(DUP)完全反对。该党支持国会里的保守派,让当前的梅伊政府得以续命。

她带回来的方案不太可能会通过,这是她拒绝将协议送入国会表决的原因。现在,她返回欧洲,试图争取一些挽回颜面的方案,但是因为爱尔兰问题,她几乎不太可能成功。

爱尔兰是欧盟会员国,而欧盟不可能同意关闭目前爱尔兰与北爱尔兰之间的开放边界,尽管北爱尔兰属于英国。一旦脱欧,民主联盟党也不会接受开放边界。只要爱尔兰问题悬而未决,就不可能达成协议,而解决该问题的机会微乎其微。这是为什么我们身陷僵局。

对于梅伊而言,要端出替代方案非常困难,而这场危机已经侵蚀她作为首相的权威。她虽然挺过去年12月初对于她身为保守党党魁的(不信任案)投票,但是她也说自己将在2022大选前下台,因此不会再担任首相。

虽然,2017年她也说过将不会提前举办大选,后来却这么做了。所以她的承诺听听就好。

梅伊仍然在位,实际上却不再拥有权力。她的政府对于如何解决脱欧危机显得缺乏领导,而且一头雾水。

问:看来这是一个难以为继的情况。要解决这场危机,政府的可能选项为何?

这个政府与1846年以降的历届英国政府一样不稳定。当前危机足可比拟苏伊士运河或慕尼黑协定5。既然欧盟不会就目前协议再次认真协商,梅伊政府拥有的选项,只能说是无关紧要。

政府可以再度举办公投。但是很难想像可以提出的命题为何。对(去留)欧盟再度进行表决?或是针对脱欧协议?不过,梅伊已表示目前她反对新的公投。如此一来,目前的协议剩下三个可能的替代方案。

第一种方式通常被称为“挪威模式升级版”(Norway Plus)。该方案能让英国续留欧盟关税联盟与欧洲单一市场。但是关键在于:这也意味继续维持英国与欧盟之间的自由流通,英国无权过问相关规定的制定过程。

这些条件对于绝大多数的保守党员,以及工党——我想待会我们就会讨论到原因——都是完全无法接受的。此外,挪威政府已表明将反对英国在欧盟内享有与自己一样的待遇。

在光谱另一端,我们有第二种方式,通常被称为“超级加拿大”模式(Canada Plus Plus)。该方案要求英国接受世界贸易组织(WTO)对于英国与欧盟间关系的规定。循该模式脱欧非常困难,不过仍保有某些贸易协定。

第三种方式就是完全没有协议。英国在没有达成任何协议的情况下离开欧盟。

财政部准备两种“无协议”脱欧的影响模式。他们称之为“冲击”的模式中,国内生产毛额(GDP)将衰退3.6%。在另一个“剧烈冲击”的模式中,GDP将剧烈下跌6%。可想而知,英国资本家阶级开始恐慌,因为其代表干的好事,后果慢慢浮现。

因此我们正处于未知领域。梅伊似乎正试着尽可能延迟将她的方案送入国会进行“有意义的表决”(目前表定于2019年1月中),同时增加人们对于“无协议”脱欧的恐惧。

举例而言,梅伊宣布将在3月底部署3,500名部队,以防止社会全面崩溃。她这么做,可能是希望吓唬反对她的方案的那群人,让他们认为替代方案更糟糕,因此转而支持自己。

问:梅伊政府如何挺过这场混乱?这个政府有可能垮台吗?

传统上,在这种情况下,反对党会提出“不信任案”。根据宪法,政府必须照办。如果表决通过,将会启动新一轮的选举。

但是工党党魁柯宾(Jeremy Corbyn)已经表明,除非有把握,否则他不会採取行动。去年12月17日,他提出动议,对梅伊个人进行“不信任案”表决。但是,他一定很清楚,针对特定个人提出“不信任案”动议,政府没有义务配合举办。

苏格兰民族党(SNP)率领其他反对党(威尔斯党、自由民主党与绿党),对政府提出“不信任案”的动议。但是由于他们都不是“正式”的反对党,保守党没有义务回应他们。

柯宾显然不愿提案表决,因为他正在权衡党内外多股势力。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他却不打算有所行动。

工党的立场似乎是让保守党的混蛋们自我毁灭,显然后者正在这么做。但是除了期待一场大选,工党没有採取任何行动,来增加对于自身立场的支持,或是说明白他们的立场为何。

保守党遭逢的灾难,应当意味工党在民调中遥遥领先,但是柯宾此时拒绝表明立场,反倒减损自己的支持度。他并未解释为什么离开欧盟有助于各项受欢迎的社会改革。正因他没有这样做,工党也提不出一个好的脱欧方案。

原因是工党内部的深刻分裂,虽然程度尚不及保守党。党内的布莱尔支持者,要嘛希望续留欧盟,要不就是支持挪威模式升级版,而这些人佔据工党国会席次的多数。

柯宾本人是软脱欧的支持者,这也是左翼长期以来所持的立场。但是他的群众基础,特别是投票支持他成为党魁的年轻人,总的来说支持续留欧盟。同时,工党老一辈的工人阶级支持者,特别是北部地区,则渴望脱离。

因此会员之间的关系紧张。这是柯宾如此谨慎的原因之一。他不想要冒着分裂的风险,破坏工党与其选民基础。

但是他的立场比起毫无作为或是优柔寡断更糟糕。他在移民问题上做出不可原谅的让步。这招致大祸,因为这么做是在右翼以种族歧视替换阶级不满的策略面前退却。

剩下的左翼对于如何回应脱欧危机这一问题,也存在巨大的分歧。大部分的左翼不愿採取国际主义的立场反对欧盟,因为几乎所有反对欧盟的论点都与右翼相关,或是被右翼的声音盖过。

因此他们的结论是自己别无选择,只能支持欧盟。这是完全错误的立场,左翼即将自食恶果。因此,在危机的此刻,基进左翼显得笨拙,无法清楚指出前进的方向。

去年10月,超过10万名反对脱欧的民众于伦敦游行。(图片来源:Dinendra Haria/Rex/Shutterstock)

问:为什么柯宾的年轻支持者支持续留欧盟?他们(支持)的理由有任何依据吗?欧盟实际功能是什么?

大体而言,支持者越年轻,就越贊同欧盟。这是对于右翼反对欧盟的一种反作用力。但是,反对右翼的同时,年轻的社运人士、《卫报》专栏作者与部分基进左翼却对欧盟代表的荒谬主张照单全收。

他们宣称欧盟支持工人权益与环境保护。实际上,欧盟在整个欧洲施行新自由主义。它镇守边界,拒绝让难民与移民进入“欧洲堡垒”(Fortress Europe)。

欧盟立法保障工人基本权益,但是往往不及会员国的相关立法。事实上,今早我在电台里听到一名保守党议员宣称某些工人权益,例如产假,英国的规定优于欧盟。此言不假。

此外,我们不能忘记欧盟对希腊、葡萄牙,以及当前的义大利做了什么。它以金融手段要胁这些国家,对他们实施最蛮横的撙节措施。在希腊的个案中,这些措施使该国陷入与美国大萧条时期(Great Depression)无异的处境。即使是义大利也无法自外于新自由主义的规范,一如施加于该国的压力所展示的那样。

只有两个国家避开了新自由主义的攻击,即德国与法国。为什么?因为他们掌管欧盟。这显示欧盟内部权力有结构性不平等的问题。

欧盟不是一个民主的机构。中央银行、欧洲联盟委员会与欧盟法院,这些欧盟里头最有权势的机构,也是最不民主的单位。看似民主的机关,例如欧盟议会,拥有的权力却最少。

如果左翼不挑战反动、新自由主义及反移民的欧盟,就是将机会让渡给极右翼,让它成为唯一的反欧盟势力。左翼别无选择,只能以左翼方案反对欧盟,而且必须清楚表明反对立场。

柯宾面临的悲惨困境是他倾向脱欧。他应该清楚表态:瞧!欧盟是一个新自由主义而且反对移民的机构,如果我们脱欧,就可以施行社会主义计画。这远优于他目前的作法。他现在谁都无法讨好。

最后一点:留欧的支持者,即便是那些“两害相权取其轻”的人,时常宣称欧盟的法规不会阻止左翼政府实践其计画。

这是一种十足虚假的说词。以国有化为例。没错,欧盟并未“完全”禁止(国有化),但是国营服务只能以市场为前提——除非你是德国或法国。意思是你必须与民间业者竞争,并以商业模式营运,而不是作为公共财产的公众事业。

换句话说,如果你着眼的是实行右翼的社会民主计画,进行最低限度的改革,那么在现行规范下,是有可能实践的。但是,我们必然得把目标设得更高,否则又何必期待柯宾在未来执政呢?

问:英国政治正处于危机之中,即使国会中各政党有能力,我们也不清楚他们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欧盟将如何处理当前局势呢?

欧盟显然不想英国脱离。英国脱欧将削弱欧盟,并对贸易与往来造成各种问题,对法国而言更是如此。所以他们想在这样糟糕的局势中,尽可能达成最佳协议。不过,还有其他原因。

英国的会员国地位对于欧盟非常管用,对于商业以及政治和经济政策皆然。1980年代,欧盟利用柴契尔(Margaret Thatcher)在英国的执政,作为实行更加极端的新自由主义措施的藉口。这是为什么欧盟给予英国而非其他国家这么多例外与选项的原因。

对于欧盟而言,挪威模式升级版是最佳选项。这个方案能让英国尽可能地留在欧盟内。它也让欧盟在未来英国脱欧之际,保有最大的完整性。

欧盟也想阻止其他国家脱离。目前较弱小的国家正在抱怨撙节措施,但是尚未有国家威胁脱欧。如果情况恶化,其他国家可能开始要胁脱离,或是要求英国过去享有的那些特权。

正因如此,欧盟将不会对英国让步,因为它不想让自己看起来软弱。它必须显示自己有意捍卫自身利益。

问:面对环绕在脱欧周围的各股势力,英国左翼应该如何行动?

这问题很难回答,因为左翼在欧盟问题上有严重分歧。但我认为,我们必须清楚意识到,对于推进社会主义的斗争而言,欧盟是一个阻碍。与欧盟分手则有助于达成我们的目标。

我很清楚“(局限于)单一国家的社会主义”是不可能的,无论该国是苏格兰或英国,但总有个国家得“踏出第一步”,否则我们将永远赖在欧盟这个虚幻的舒适圈内。如果我们不这么做,等于告诉世人左翼的软弱已无可救药,无能善用英国统治阶级百年以来所面临的最大危机。

当务之急是搞清楚人们为什么投票支持脱欧。必须理解的重点是:这是一种对于失业与撙节的失真回应。脱欧选票是反对的外观,容易受到右翼的影响,却不意味右翼已经赢得选民。

左翼可以且应该处理他们的不满,将他们的抱怨转化为左翼支持脱欧的论点。在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时,我们已为这种方法设下先例,尽管最后以些微差距遭否决。

许多支持苏格兰独立的选票,是基于失业与贫穷。情势有可能走向右翼。但是身处基进独立阵营的我们,以左翼论点为根据,扭转了整个讨论。我们提出一套社会主义计画处理与英国其他地方相同的不满。

其次是超越脱欧问题,团结左翼来面对撙节与移民课题。无论对于脱欧的立场为何,我们应该努力与绿党、革命左翼以及工党内的左翼人士达成共识,对抗撙节并且捍卫人们穿越边境自由移动的权利。

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展示自由移动无需依赖欧盟的“四个自由”6——这是资本家的说词,而是主张这是基本人权。左翼政府必须提出自己的主张。

这些都并非易事——特别是想出左翼对于脱欧的立场。在我整个政治生涯面对的所有课题中,这是最难以被化约为一套简单口号与诉求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但是社会主义者的一致立场,必须是反对欧盟,并且坚决对抗撙节,以及支持边界开放。

我们正面临英国政治出现剧烈危机的时期。我已说明爱尔兰阻碍了协议。目前爱尔兰的事态发展是人们再度开始讨论统一,我人生以来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而这是现在少数的好事之一。

这是好事,但是爱尔兰左翼必须争取自欧盟中独立。

英国脱欧的辩论也激起苏格兰人讨论发起第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大家都在问:“我们如何在英国脱欧的混乱中解脱出来?”

麻烦之处在于苏格兰民族党的一大票左翼人士与绿党都支持欧盟。但是将独立公投与续留欧洲绑在一块将是一场灾难。大体上来说,左翼必须主张举办两场公投,一场关于独立,另一场关于欧盟会员国。

因此,英国政治体制的完整性在脱欧危机期间受到威胁。局势有数种发展方向。我真的不知道这场危机将如何收尾。

3月似乎是总结事态的最后期限,但是届时的结论将会激起更多问题。同时,我不会排除梅伊要求延展至3月之后并谋求进一步协商的可能。这或许将导致数年的停滞与混乱。

但是,我最不想做的就是预测局势。相反地,左翼必须为之后提出一套分析与主张:反对欧盟、反对撙节,支持移民,以及支持社会主义。

  • 1. 2018年12月12日,英国保守党国会党团以“脱欧谈判无力”为由,对党魁梅伊提出不信任案。最终结果,保守党议员以200票信任、117票不信任,支持梅伊续任党魁。
  • 2. 指冷战期间社会主义阵营的中欧与东欧国家。
  • 3. 规定任何会员国脱离欧盟需要遵照的行动计画,包括通知欧洲理事会、商讨脱欧细节,以及各方在两年内达成协议。
  • 4. 英国拥有4项选择退出权,包括:不签署申根协定、不使用欧元、不签署欧洲联盟基本权利宪章,并对涉及司法合作、边境管制与移民政策的“自由、安全与正义的领域”仅做有限的参与。
  • 5. 1938年,英、法在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拒绝的情况下,与希特勒签署慕尼黑协定,将苏台德地区让渡给德国。
  • 6. 即商品、服务、人员与资本的流动自由。
特约撰述: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