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新闻稿】臺湾海域微塑胶遍佈,政府应尽速启动长期调查
——黑潮岛航塑胶微粒调查结果发布

“社运公佈栏”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内容不代表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立场。任何社运议题相关行动/记者会/活动/讲座採访通知与新闻稿发佈,欢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9/01/03
资料来源: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于2018年5月份执行“岛航计画”,开船绕行臺湾一周针对蓝色国土进行首度全臺海域塑胶微粒调查,航迹遍及臺湾本岛包括澎湖、小琉球、兰屿等离岛,共计51个检测点进行海水表面微塑胶的打捞与蒐集,经半年多分析,今(1/3)公布统计结果,确认臺湾领海范围佈满塑胶微粒!

首度公布全臺海域塑胶微粒调查报告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执行长张卉君表示,对于日益严重的海洋废弃物问题在过去一年虽引发热议,环保署亦展开限塑政策,但国内对于臺湾海域塑胶微粒(或微塑胶)[1]的现况调查却十分缺乏。而本次记者会公布内容,是由民间自发性进行第一笔全臺海域塑胶微粒调查,也是继2018年9月黑潮发佈“全臺海漂垃圾目视分析调查”后的第二阶段重要成果。

    相较于同为黑潮流域的海岛国家日本,从2014年开始便针对全国海域进行一年两季以上的海漂垃圾、塑胶微粒调查,进而掌握数据制定国家海洋环境污染防治政策;美国加州于2018年10月更进一步针对微塑胶对人体的影响制定“加州安全饮用水法案”,严格管控微塑胶对健康的风险,各国积极投入资源调查海域塑胶问题,以制订更有效益的限塑政策。对于臺湾长久忽视海域污染调查的重要性,张卉君吁请政府尽速投入相对应的资源、积极探讨对策,以回应全民对于塑胶微粒造成健康风险的疑虑。

生活来源塑胶占比高,工厂原料粒、渔业活动皆影响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研究员温珮珍根据51个检测数据结果指出,此次採样在每个测点都发现有塑胶微粒,每立方公尺海水中有0.016到64.12个塑胶微粒不等,若将水体换算成国际标准游泳池大小(长25m✕宽21m✕深度2m),可想像有30几个到10数万个不等的塑胶微粒在游泳池中。其中量最多的测点位于嘉义八掌溪出海口附近,每立方公尺有64.12个塑胶微粒,相当于国际标准游泳池中有十三万五千颗塑胶微粒,其次为高雄后劲溪出海口与基隆和平岛,每立方公尺海水中分别有4.90与3.10颗塑胶微粒,等于泳池中有约1万颗上下的塑胶微粒漂浮其中。

    温珮珍说明,本次研究採用美国非营利组织 5 Gyres的网具设计及分析方法,将捞到的塑胶分成硬质塑胶(如瓶盖)、软质塑胶(如食品包装)、发泡塑胶(如保丽龙)、塑胶纤维(如渔线、渔网)与圆形塑胶粒(塑胶原料)五种结果在全臺海域中都发现硬质塑胶的占比最高,可见生活塑胶仍佔大宗;西部海面八掌溪出海口测点计数到最多圆形塑胶粒,远高于其他海域,来源大多为塑料加工的原料,推测与上游或邻近县市的工厂活动有关;臺湾西南部海面(包含小琉球)可说是各项人为活动最频繁的区域,其中曾文溪出海口、安平新港外、后劲溪出海口、高屏溪出海口、枫港溪出海口以及小琉球的花瓶岩、龙虾洞、厚石裙礁等8个测点塑胶微粒数量皆相对偏高;其中可能由塑胶袋、食品包装为来源的软塑胶佔9.7%;渔业活动如支撑蚵棚架的发泡塑胶佔6.9%。

找出解方,长期调查不能少

    塑胶微粒中“发泡塑胶”主要来自崩解的保丽龙,调查显示遍布于臺湾海域各区海面。长期进行海滩废弃物监测调查的台南社区大学环境小组研究员晁瑞光表示,透过长期统计发现,在台南排名第一的严重问题是牡蛎浮棚养殖使用的保丽龙浮具所造成、其次是塑胶相关制品,有时甚至超越保丽龙;第三来自一次性饮料杯、宝特瓶、瓶盖、吸管...等,逐年增加。此外,资料中亦显示垃圾多来自陆域及河流,且量体多寡与颱风大雨有很直接的关联。

    晁瑞光强调长期调查累积资料的重要性,除了发现问题之外,透过长期调查的资料分析才能进一步追索问题背后的成因,并对比改变行为之后是否有所改善。例如保丽龙饮料杯在台南市禁用之后,这几年沙滩上的量就明显减少;而保丽龙浮具的问题也并非无解,晁瑞光多次向政府建议,应借鉴国际的经验改用PE浮筒,盼能逐步改善来自陆域及近海的发泡塑胶污染问题。

海洋学者︰海塑缺乏关爱的眼神

    国立臺湾海洋大学荣誉讲座教授、第八届全国不分区立委邱文彦表示,依据黑潮岛航调查结果,海洋塑胶微粒的污染,在彩立方周遭海域已达普遍而严重的程度。科学家发现,塑胶经过光的作用日益碎裂分解,成为极小微粒,不但漂浮于海面,也逐渐沉入深海,透过食物链的累积,势必造成海洋生态系统生理、海洋使用功能和人体健康的莫大威胁。

    因此,国际上对于塑胶微粒所衍生的问题越来越关注,所採应对措施的力度也更趋强大,但此一问题在彩立方并未受到应有的关注。依据《海洋委员会海洋保育署组织法》第二条之规定,海洋污染防治之整合规划、协调及执行,系属海洋保育署之职掌,海洋污染的防治业务也由环保署移拨。然而,无论人员或预算,海保署所获得的资源却不成比例。先进国家对于预算的分配,通常以民众健康风险为依据。海委会和海保署经费如此拮倨,显见政府对于海塑问题认知尚浅,对于民众健康关心不足,令人堪忧。

岛航普拉斯,黑潮续航东部海域四季调查

    岛航计画的调查结果传达了一个讯息:面对整体海洋环境的恶化,不容我们迟疑等待,需要持续调查寻找解决方案。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今(2019)年将延续岛航计画的调查成果,在有限的人力与经费下,继续针对东部海域展开一年四季塑胶微粒调查航班,调查范围北起基隆潮境、南至秀姑峦溪出海口,建立8个测点的长期调查资料,盼能进一步瞭解塑胶微粒的时空分布状况与来源。

    张卉君表示,在去年岛航计画执行透过民间募款近四百万得以推动,而在国家108年的年度预算中,仅有海保署的一百万预计做调查,实在太少。唿吁政府应当跟上国际海洋趋势,编列经费与人力,根据一年四季洋流特性、气候等变因,长期调查彩立方海域的塑胶微粒问题,透过调查问题根源提出因应解决的政策,展现守护海洋生态与民众健康的决心。​


[1] 塑胶微粒(或称微塑胶) 在国际学术界的定义为直径小于5mm的塑胶碎片。海面上塑胶微粒主要是来自各种人造塑胶用品,如保丽龙、塑胶袋、宝特瓶、吸管、渔网及各种人造纤维产品,因光照或外力导致脆化断裂而成;各式塑胶制品及塑胶原料、衣物纤维等,可能经由地下水道、农业灌溉渠道、河川迳流等途径流入海洋。

脸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