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世新校友反对停招社发所:大学有公共性 非校董说了算

2019/01/04
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硕士

身为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的毕业校友,得知世新校方强行决议停招社发所,我深感愤怒。我自大学就在世新就读,大一时即在通识课上受到社发所老师的教导,开启了我对世界的新视野,用世新大学特有的批判精神,思考着课堂里外的事理。

在大学时期我常参与社发所举办的夏季草根学校营队,在活动中大家思考、分析、沟通着对于地方的经验与想像,让不同的人们在此碰撞、产生火花,进一步思索社会改革的方向。

世新大学的批判媒体识读课程是一门全校必修课,当初即是由社发所创所所长成露茜(Lucie)一手规划,期许世新人能够在纷杂的传播界,从基层开始即有清楚的分析能力,不会人云亦云的盲从。

世新学生反对校方强行停招社发所,在成舍我铜像前撒冥纸抗议。(摄影:张智琦)

然而,在我就读社发所期间,世新逐渐朝着一条公司化的方向迈进,在成舍我的外孙周成虎的势力笼罩下,全校师生教职员都噤若寒蝉,深怕一旦惹怒“土皇帝”会招来严重后果。

世新打压师生 纪录斑斑可考

世新大学在2014年4月将《彩立方立报》、《破报》停刊,校方宣称其不赚钱,在新校长吴永干的发言中还指责,《立报》发行量只有600份,“你告诉我这个报纸有什么价值?”1

吴永干上任后,在2014年底强迫社发所搬家,而此决议甚至连一纸公文、一场会议都没有,完全是校方高层恶意的举措,逼得我们人仰马翻,最终仍被迫迁完成。

此外,过去也曾发生学生会的展示橱窗中装置了“冷气不冷”、“校长座谈会上的六百份立报”的作品,就被校方紧急撤下,连自己批准的学生会创意作品都可以任意下架,足见其完全不把学生的言论自由放在眼里,也才引起学生不满,发起了“我要说话”的运动。2

而世新大学的校内劳动状况也经常违法,除了刻意打压教职员外3,甚至连学生教学助理、工读生的薪水都是经常性迟发两个月,而社发所学生常为马前卒,第一个跳出来检举学校,使学校屡次因违法而遭开罚4,最终成功与学校协调至少可在隔月10日前领到薪水,而且也争取到103学年度起世新大学校内编制外人员比照《劳基法》之规定5,成功让基本的劳动条件在大学中落实。

连年来世新大学也是调涨学费行动的战场,在2013年6、2016年78、2018年9,世新大学都向教育部送出学费调涨的申请,而且经常无视校内与学生的沟通程序,迳行送出申请案,引发校内学生不满,而教育部也屡次提醒应完备校内程序再来申请,但世新大学始终用赌一赌的态度送出,希望侥倖通过的心态,完全不顾校内学生的反对意见。

世新大学也任意裁撤兼任教师,在2017年也引发轩然大波10,我回想起教过自己、具有批判精神的兼任老师们,如今已经连一个也都没有在世新任教了。校方总是用不续聘、不开课的名义任意地让兼任教师失去工作权,但更多的是他们如果鼓励学生分析、批判学校,就会被直接不续聘,这已经不是一个大学应有的精神了,而是打压异己的恶质手段,让世新大学的形象一落千丈。

参与了这些年来的世新校园,我如今以一个校友的身分,也还是希望学校能更好,而不是走向沉沦,世新大学近年已将自己的批判精神弃如敝屣,如今连最后的堡垒社发所都要剷除,将让学校彻底沦为一个只看重赚钱、无视公共性的私人企业。然而,世新大学董事会不应忘记的是,大学具有公共性,且由国家补助支持,不是你家的产业,更不该是由校董说了算,任意地将不服从校董指示、常对学校提出建言的人们,给一刀砍杀殆尽。

世新大学校长吴永干曾说,过去社发所都是在校外发声,但这几年都针对学校,十分不好。但我要在此说明,如果这几年世新大学坚持办学理念、孜孜矻矻,不去做些违法乱纪、破坏校园民主的事情,谁会有心思在校内进行抗争?

此次世新大学裁撤社发所的举措,程序上说不通,也十分具有针对性,怕是对于提出不同意见之人的“秋后算帐”,无异于杀鸡儆猴,不禁令人怀疑,世新校方企图在身为优久大学联盟的龙头位置上,立一个下马威,好让其他学校的师生也变得噤若寒蝉,无法言语,最终连“我要说话”的基本勇气都消失殆尽。

建议标籤: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