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愿革命得以永在!
劳尔·卡斯楚古巴革命60周年演说

2019/01/29
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暨古巴革命武装力量总司令
译者: 
彩立方娱乐平台网特约翻译

【编按】今年(2019)元旦适逢古巴革命60周年。当天,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暨古巴革命武装力量总司令劳尔·卡斯楚(Raul Castro)发表演说,痛陈美国川普政府重拾对峙路线,并在拉丁美洲进行新一波的干涉主义。不久之后,1月23日,美国在委内瑞拉支持的反对派发起政变。卡斯楚一席演说言犹在耳。

“帝国主义的栅栏正在包围拉美。”卡斯楚批评,美国政府将拉美地区的问题归咎于古巴,实际上,拉美国家的外债、难民与自然资源被剥削...这些问题都是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恶果。演说中,卡斯楚指出,古巴革命胜利的那刻起,60年来,美国帝国主义持续以资助反动份子、暗杀、经济封锁以及其他政治和外交途径干预古巴,如今攻击范围更扩及至尼加拉瓜与委内瑞拉,“帝国主义甘冒违反国际法律,也要对付被视为是『国安威胁』的主权国家。”演说尾声,卡斯楚也谈及最近新旧世代的政权交接,以及古巴的修宪进程。

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劳尔·卡斯楚发表革命60周年演说。(图片来源:EFE)

古巴的各位同志们:

今日,为庆祝元旦革命胜利60周年,我们再次聚首在有着“革命摇篮”之称的圣地亚哥(Santiago De Cuba)。圣伊菲热尼亚墓园(Santa Ifigenia Cemetery)里头,葬有许多备受钦佩的不朽英灵,并与国家先烈及古巴革命总司令的陵墓相邻。

我并非以个人名义发言,而是代表英勇牺牲的人民,以及在150多年的斗争中,奉献生命的数千名斗士在此发表演说。

不可思议的是,我们得到苍天的庇荫,能在像今日这样的场合,像同志们发表谈话,纪念60年以来的胜利。在菲德尔·卡斯楚的指挥下——当时正好也是美帝在古巴建立专制统治的第60年1,古巴人民首次获得政治权利,曼比斯(Mambises)2以凯旋之姿进入圣地亚哥。

几个月前,我们聚集在德马哈瓜(Demajagua)纪念古巴独立战争150周年。1868年10月10日,革命开始了;之后我们经历了艰苦与分裂,例如桑洪条约(Pact of Zanjón)3;也有辉煌的时刻,像是安托尼·马赛欧(Antonia Maceo)4率领的布拉克抗议( Baraguá Protest)。

革命于1895年再启。何塞·马蒂(José Martí)以他的天赋与能力聚集了10年战争中最佳且最有经验的领袖,为对抗西班牙殖民的“必要战争”做准备。

殖民军队已被挫败,士气低落,在岛上几乎每个地方,都被曼比斯包围,并为热带疾病所折磨;举个例子,1987年,殖民部队就丧失20万1千名士兵。但是美国介入篡夺胜利,并挟军事力量佔领古巴,带来长期压迫与腐败的政府,后者对美国霸权的计画唯命是从。

即便局势如此艰难,古巴人民的救赎之火并未熄灭。巴里尼奥(Carlos Baliño)5、梅利亚(Julio Antonio Mella)6、维耶那(Rubén Martínez Villena)、桂特拉斯(Antonio Guiteras)与赫苏斯·梅嫩德斯(Jesús Menéndez)7等先贤,以及其他不愿屈尊而活在屈辱之中的人士,体现了这样的精神。

百年革命世代也不愿苟且偷生。1953年7月26日,在菲德尔的领导下,他们突击蒙卡达军营。他们拒绝在马蒂诞辰100年后,忍受一个血腥、完全完全服膺于美国利益的政权,以及它所犯下的罪行与滥权。

但是,随之而来的挫折以及多位参与行动的革命斗士遭暗杀,切身之痛与悲伤的情绪接踵而来。菲德尔在着名演说“历史将宣判我无罪”中痛陈这些卑鄙的行动,后来这份演说也成为革命纲领。距离这里数米的地方,葬有七二六运动8与其他起义行动中牺牲的烈士,包括进行秘密斗争、英勇的圣地亚哥青年,以及这个城市里为了国际主义任务而丧命的儿女英雄。

在那段被囚禁与施虐的艰困岁月中,为了重启斗争的热忱及忠诚不曾动摇;革命领袖的声望与权威,由于对抗独裁政府的新势力的持续加入而增长。

流亡至墨西哥的期间,革命事业也未停下;这段岁月是为下一阶的关键战役做好准备。1956年12月2日,我们登上“格拉玛号”游艇前往拉斯科罗拉达斯海滩。危险的航程耽搁了登陆古巴海岸的时间,使我们无法在预定的11月30日,与圣地亚哥同步起义。圣地亚哥起义是由当时未满22岁、胆大且勇敢的七二六运动领袖贾西亚(Frank País García)策动。然而他在1957年7月30日时惨遭暴政的党羽谋杀。

在亚雷格利亚德毕欧(Alegría de Pío)地区发生的浩劫,几乎歼灭了远征军,然而菲德尔对于胜利的乐观与信心并未因此浇熄。这样的信念引领着他,让他在12月18日时,与我们相聚,尽管身上只有7支来福枪,仍大声宣示:如今我们已赢得战争!

自圣地亚哥开始,由于贾西亚努力不懈地从事秘密行动,我们在马埃斯特腊山(Sierra Maestra)得到第一批青年战士、武器与弹药增援,对于刚诞生的革命军而言,是重要的贡献。

紧接而来的,是长达数月的持续斗争;起初是在马埃斯特腊山,斗争随后扩散至其他地区,并且开启了新的战线。由菲德尔领导的第一阵线,击溃了巴蒂斯塔(Batista)军队的强烈攻势,胜利标志着战略反攻的开始,也彻底扭转了战争局势;最终导致巴蒂斯塔政权的溃败与革命势力的夺权。

此时已是1959年1月8日。革命指挥官(菲德尔)抵达哈瓦那之后,随即表示:“暴政已被推翻,我们虽然雀跃,仍有诸多待办事项等着我们。我们不可自我欺瞒,相信自此将一帆风顺。或许,此后的局势将更为艰困。”

不久后,菲德尔的预言成真。古巴社会的基础,在这一阶段的斗争开始出现动摇。5月17日,革命胜利的4个半月后,根据“蒙卡达纲领”制定的首个《农地改革法案》,在马埃斯特腊山中心地区的拉普拉塔民兵司令部颁布了。这妨碍了美国垄断集团与克里奥资产阶级的重大经济利益。因此,他们决定增强打击革命进程的力道。

革命初期我们遭遇各种侵略与威胁,例如:美国政府资助的武装匪徒;针对菲德尔与其他领导者的暗杀计划;扫盲教师遭杀害,其中许多人仍只是青少年;范围遍佈全国的蓄意破坏与恐怖攻击,造成3,478人死亡、2,099人受伤;对古巴进行经济、商业与金融封锁,以及其他旨在孤立我们的政治与外交手段;诋毁革命与领袖的抹黑行动;1961年4月,佣兵侵略猪猡湾;1962年的10月危机,美国准备对古巴进行军事侵略...,对古巴国土不怀好意的行动还有一长串。

1月1日诞生的革命,在过去60年来未不曾安宁,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历届13任美国政府,从未打消颠覆古巴政权的念头,差别只是侵略程度的不同罢了。

今昔勇敢的人民,为自己的民族历史及文化感到自豪,并为革命理想与工作奉献。在4个世代的共同参与下,成功抵御并且赢得过去60年来捍卫社会主义的斗争。这样的成功,奠基于以党及菲德尔为中心的紧密团结。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明白熬过“特别时期”(Special Period)的艰苦岁月是何等壮举。这段期间,古巴这个距离美国90英里的国家,被西方国家所孤立。当时没人会敢打赌革命得以生存。但是我们经历并克服了所有挑战,并在革命过程中,没有违背任何道德与人道标准,也未愧对持续国际间相信古巴的宝贵支持。

如今美国政府似乎重拾与古巴对峙的路线,将这个和平且团结的国家,形容成区域内的威胁。他们诉诸阴险的门罗主义(Monroe Doctrine),试图将古巴拉回那个可耻的时代。这次,各国唯命是从的政府与军事独裁者也加入美国的行列。

当前美国政府的资深官员与一帮摇尾乞食的国家共谋,散佈新的谎言,再次企图将区域内的所有疾难归咎于古巴。贫困、飢荒、不平等、组织犯罪、毒品贩运、政治贪腐、虐待及剥削工人权益、人民流离失所、农民被驱逐、学生被镇压、绝大多数人们的健康,教育与居住条件摇摇欲坠...,这些难道不是新自由主义政策带来的恶果吗?

同一批人也宣称将破坏双边关系,提出新的经济、商业与金融封锁措施,意图限制古巴的经济表现、加强约束人民的消费与福祉、进一步阻碍外贸,并且遏制外国投资。他们扬言将不惜违反国际法,或是抵触国际贸易规则与经济关系,甚至将对其他主权国家实施侵略性的境外措施与法律。

我重申,尽管我们与美国有着不同之处,但是我们愿意以文明的方式共存,与美国维持和平、尊敬与互惠的关系。我们也要指出,古巴人民已经准备好抵抗可能的对峙,尽管这并非我们所愿。我们希望美国政府内头脑清楚的人士能够避免这样的局面。

外债、无法被抑制的移民潮,以及自然资源的掠夺,都是拉丁美洲被跨国企业支配的后果。但是,古巴却再度沦为被指控的对象。

真相的力量已击败谎言,而历史已还给事件与主角们一个公道。

勇敢的人民就是负责任的榜样,也是完全自立、胜利抵抗、社会正义、利他主义与国际主义的象徵。这些都可以归功于古巴革命,以及人民写下的历史篇章。

1959年1月,菲德尔·卡斯楚宣布革命胜利后,随即于哈瓦那向群众发表演说。(图片来源:Harold Valentine/The Associated Press)

作为美洲的一份子,我们对其他姐妹国家的尊重与互助从未也不会改变。包括提供服务的347,700名古巴医生与医疗工作者,其中有许多人在偏乡执业。此外,已有27,200名年轻人接受专业训练,这些都显示了人们对于古巴的信心。

数星期前,数千位曾在巴西服务的古巴医生,带着数百万患者的认可与钟爱,有尊严地回到了古巴。他们曾经服务的偏乡与原住民,受到巴西新任总统的污衊及指责,目的是摧毁社福计画,履行佛罗里达极右翼的指示,这些极右翼挟持美国对古巴的政策,这是当前美国政府里头反动势力所乐见的。

革命胜利60年之后,我们已经历过大风大浪。我们不会被暴力或恐吓的言词所威胁。在革命进程尚未巩固的阶段,他们无法威吓我们;在人民团结已是坚不可摧的今日,他们更别想在远处做到这点。昨日我方人数寥寥可数,今天全体人民齐心捍卫革命。

7月26日,我在圣地亚哥这里已经解释过,当前局势对对古巴怀有敌意的局势,敌人再度亢奋起来,急着想要实现摧毁古巴模范的幻想。我也指出帝国主义正加强封锁委内瑞拉、尼加拉瓜与古巴。近来事件已经证明了我的评估。

过去近十年来,华盛顿当局採取非常规战的方式,阻止革命的延续,或是阻挠进步政府的再度执政,其决策圈贊助政变:先是军事政变推翻洪都拉斯总统赛拉亚(Manuel Zelaya),之后则诉诸国会与司法手段,对付巴拉圭前总统卢戈(Fernando Lugo),以及巴西前总统罗赛芙(Dilma Rousseff)。

他们鼓吹舞弊,以及出于政治动机的司法审判,此外更操弄宣传、垄断大众媒体,抹黑左翼领袖或团体。

他们用这些方式成功监禁鲁拉(Lula da Silva),剥夺他作为工人党总统候选人的权利,以免他在近来的巴西大选中获得绝对胜利。我藉此唿吁各地耿直的政治力量,一起要求释放鲁拉,并且停止对前总统罗赛芙和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的攻击及司法迫害。

那些幻想着在拉美实施帝国主义复辟的人士,必须明白拉美与加勒比海国家与世界各地一样已经改变。

我们将秉持多元团结的概念,持续积极为区域整合及共识做出贡献。

我们为哥伦比亚的和平进程努力。这是基于哥伦比亚政府及哥伦比亚革命武装部队,以及民族解放军(ELN)的明确请求。我们也将克服一切风险、苦难与困难持续下去。

古巴的政治与道德正当性,建基于古巴的历史与作为,以及人民团结的、有意识的、有组织的支持。

因此,任何威胁都不会让我们撤销对委内瑞拉玻利瓦共和国的支持。

对于这个姐妹国家的侵略行径必须停止。

我们之前便已警告:重复宣称委内瑞拉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公开要求对其合乎宪法的政府採取军事政变、在委内瑞拉边界进行军事演习,以及在委内瑞拉制造紧张与事故,只会导致局势激烈动盪,带来不可预测的后果。

这区域如同旱季中的大草原。星星之火即可燎原,进而损害各国的利益。

美国政府单方面制裁尼加拉瓜,并且宣称该国也是国安威胁,这同样危险且令人无法接受。我们拒绝信誉尽失的美洲国家组织(OAS)企图介入这个姐妹国家的事务。

为了所有人的利益,面临门罗主义的当下,我们必须实施并捍卫《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作为和平区声明》。这份声明是由各国领袖与政府于哈瓦那签署,部分美国同盟却试图漠视它。

革命志士与进步运动能从已然形成的局势中学习到的最大教训是:永远不要忽视与人民站在一块的重要性,以及无论情势有多艰难,也不可以停止捍卫被压迫者权益的斗争。

在这复杂的国际情势下,古巴革命重要领袖的下面这段话至今仍然有效。1975年,他在第一次党大会中提出中央报告,表示:“只要帝国主义仍存在,党、国家及人民,将致力关注国防事业。我们永远不能忽略革命部队。历史不断教导我们:那些忘记上述原则的人将无法从错误中倖存。”

因此,我们将根据“人民战争”的战略概念,继续将各级国防训练任务列为优先事项,以保障国家独立、国土完整、主权与和平,(这样的概念)也反映在最近通过的《古巴共和国宪法》中。

面对包括最恶劣局势的各种情况,我们的责任是谨慎做好事前准备,而且不仅侷限于军事层面;如此一来,在必须採取行动的时刻来临时,我们才不会像个意志薄弱的人那样困惑或者乱章行事,而是抱持对胜利的乐观,并与人民密切联繫——这是菲德尔遗留给我们的——在面对任何可能的挑战时,找出最佳方案。

具体而言,我们今天起面临的其中一个挑战是经济局势;原因是出口收益减少,以及美国加强封锁与其域外效力,因此形成强大的外部金融压力。

一如经济与计划部部长于前次全国代表大会中表示,这样武断的措施,已使古巴损失43.21亿美元,等同每天损失1,200万美元。计算方式得到国际认可,但是经常质疑古巴经济表现的分析家却都忽略这个事实。

无论封锁如何加剧,我们古巴仍有庞大的国内蕴藏量可供利用,无需增加外债。我们首先必须减少非必要支出并加强储蓄;增加与多样化出口;提高投资过程的效率以及强化国外投资的参与,党的指导文件已经指出这些要点是发展的基本要素,而非仅是补充意见。

同样地,国务委员会暨部长会议主席狄亚士-卡奈(Miguel Diaz-Canel Bermudez)同志在12月22日的全国代表大会上,评估了2018年的经济情况与今年计画时,也强调经济斗争仍是重要且最为复杂的任务,需要我们全体关注,因为这是人民最期盼的项目。

为此,他解释领导阶层必须具备更主动、理智与务实的态度,提出可靠且具体的解决方案,而非阻挠或延宕,以及不断且积极寻找灵活且有效的方式来回应问题。同时,他也唿吁加强贯彻《古巴社会主义发展的经济和社会模式概念化草案》,并且更有系统且精准地执行《党和革命的经济社会政策纲要》。

自从狄亚士-卡奈同志接掌国家与政府之后,古巴共产党坚定支持他的看法与行动,包括他建基于造访国内各地与社区的经验之工作系统;他与各团体的联繫以及与人民之间的直接交流;藉由媒体与社交媒体,提倡对于领导阶层的问责;以及对于主要发展计画的系统性控制,还有促进集体领导制,以及国家和政府机关的管理风格。

我无意做出仓促的评估,但是可以这么说:将重责大任移转至新一世代的过程进展顺利。我认为甚至可说成效斐然,没有发生挫折或意外,而我们有信心革命将持续下去。

超过65年前,曾是青年的我们有幸在菲德尔的领导下战斗,从突击蒙卡达军营、搭乘格拉玛号登陆古巴、起义军反攻、地下斗争、猪猡湾入侵事件、对抗反革命份子,乃至于国际主义任务...,至今我们与勇敢的古巴人民站在一起,亲眼见证新一世代如何承接建设社会主义的任务,而这也是保障国家独立及主权的唯一方式。为此我们感到十分满意、欣慰且自信。

距离1959年1月1日至今已有60年,革命并未老化,反而充满活力。这并非只是修辞,而是有历史可供证明,因为革命自始的主角就是青年,过去60年来一直如此。

革命进程不会随着其发起人的年华老去而衰退,相反地,它将凭藉年轻人的意志与奉献而延续。新世代的任务是确保古巴革命属于青年,同时也是底层人民发起、参与,并以底层人民为中心的社会主义革命。

在这重要的日子,我们必须向古巴妇女致敬,从玛丽亚娜(Mariana Grajales Cuello)开始,妇女在解放古巴与建设社会的斗争过程中从未缺席。

各位同志:

全国代表大会的第二次例行会议通过新的古巴共和国宪法,并将在2月24日交付人民公投。

过去3个月,我们进行了全面的民众谘询,市民自由表达对于新宪章草案的意见,最终修改的法案高达六成。这清楚展示革命深厚的民主内涵,决定国家命运的重大决策是根据古巴全体人民的建议制定。我们的媒体已有详尽报导,在此不再赘述,未来几天我们就会发放新宪法的定稿手册。

我相信高贵且勇敢的古巴民众,将在2月24日投票支持革命与社会主义,在古巴大宪章制定150周年之际,通过这份新的宪法草案。150年前,古巴独立战争发起人在瓜地马罗(Guáimaro)通过了第一份古巴大宪章。

经历60年的斗争、牺牲、努力与胜利之后,我们终于见证古巴成为一个自由、独立、掌握自身命运的国家。过往的奋斗是为了明日祖国尊严且繁荣的未来。

铭记古巴人民勇敢的斗争历史,我对未来抱持乐观与自信,在此仅代表人民宣称:

愿古巴革命得以永在!

谢谢各位。

  • 1. 1899年,觊觎西班牙美洲殖民地的美国,藉口缅因号战舰于哈瓦那港爆炸是西班牙所为,发起美西战争。1902年,美国承认古巴独立,并且扶持独裁者帕尔马将军成为首任总统,并且拒绝撤军。
  • 2. 指参与十年战争以及古巴独立战争的游击队士兵。
  • 3. 1878年,古巴起义军部分人士与西班牙签订桑洪条约,以放弃武装斗争,交换对于政治犯的特赦,以及恢复奴隶的自由。然而起义军中的革命派认为,桑洪条约未能承诺古巴独立并立即废除奴隶制,决定持续斗争。
  • 4. 安托尼·马赛欧古巴独立军的副指挥官,率领反对桑洪条约的起义军持续对抗西班牙统治。
  • 5. 作家、古巴共产党创党成员。
  • 6. 古巴共产党创党成员。
  • 7. 古巴全国糖工人联合会会长,遭军事暗杀。
  • 8. 1953年7月26日,菲德尔·卡斯楚率兵攻打蒙卡达军营失败后被捕。两年后,包括卡斯楚兄弟与切·格瓦拉的一群流亡墨西哥的古巴革命者,建立七二六运动,目标是以武装斗争推翻巴蒂斯塔政权。
特约撰述: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