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美国制裁委内瑞拉是怎么回事?
为何对主流媒体来说这么难理解?

2019/02/09
CEPR国际计画实习生
译者: 

【译按】委内瑞拉政变危机持续延烧,继1月23日美国承认反对派瓜伊多(Juan Guaidó)为委国总统,川普政府在五天后宣布经济制裁,企图逼使现任总统马杜罗交出权力。

尽管西方主流媒体普遍忧心这波制裁将带来委国人民的苦难,但如同本文作者批评的,鲜有主流报导提到川普政府自2017年便开始实施制裁,长期重创委国经济。本文作者更指出,川普承认反对派政府的作法,就是实质上的石油禁运,将使委国人民处境雪上加霜──而这一切行动的目的,正如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波顿公开说的,为的无非是石油和商业利益。

本文原于2月4日刊登在"Center for Economic and Policy Research (CEPR)"。

上周,美国正式对委内瑞拉国有的委内瑞拉石油公司(Petróleos de Venezuela, S.A., PDVSA)以及其美国分公司希特哥(CITGO)实施制裁,作为对委国卡拉卡斯当局施压以促成政权更迭的一部份。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波顿(John Bolton)估计,这些行动将影响约70亿美元的资产,并将阻挡委内瑞拉政府明年110亿美元的收入。国务院很快地补充道:“这些新的制裁并不会针对委内瑞拉无辜的人民......。”

但是它们当然会。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导

这些制裁可能在委内瑞拉造成更严重的汽油短缺。受限于备用零件和原油的缺乏,国家炼油厂只能以其产能的一小部份来运作。根据国家石油工会领导人伊凡‧佛瑞帝(Ivan Freites)的说法,截至11月份为止,委内瑞拉仅生产其每天所消耗的19万桶汽油的三分之一。

“很快地,这就要伤害到委内瑞拉的平凡老百姓们。”佛瑞帝说道。

同时,《纽约时报》提到

但是就在街道对面,一群排队等候领取他们的养老金的老年人们担心,川普政府的行动会进一步使他们的国家破产并加剧人道危机,导致许多人挨饿、生病,并且缺乏基本服务。

“美国无权来干预,”几乎买不起血压药的59岁退休者奥拉‧拉莫斯(Aura Ramos)表示。“受影响的将是普通老百姓。”

拉丁美洲驻华盛顿办公室(Washington Office on Latin America)发布了一则批评这些制裁的声明,写道:

然而,我们对于最近美国宣布的制裁可能加剧数百万名委内瑞拉人承受的困顿和苦痛深感关注。委内瑞拉人已经面临基本药物和商品的普遍稀缺。委内瑞拉的石油出口是用来支付进口的主要硬通货。没有这项收入,显然食物和药物的进口就会遭到威胁。进一步,这会加速使邻国备感压力的移民和难民危机,让超过三百万名委内瑞拉移民和难民处于危险当中。

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将对委内瑞拉人民产生负面影响似乎成了愈来愈被接受的基本事实,但是所有这些分析都错过了两个重点。首先,川普政府早在2017年就实施了广泛的经济制裁,而《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个事态发展。

同一篇《华尔街日报》的报导写道:

…本周的制裁意味着几乎占据委内瑞拉所有硬通货收入的命脉产业首次成了目标。到目前为止,美国的制裁大多侷限在委内瑞拉政权中的人。

另一个例子为《纽约时报》更早几天前的文章

自从上周在卡拉卡斯的权力斗争爆发,这项石油制裁相当于美国对马杜罗(Maduro)先生採取的第一个惩罚措施,意图让马杜罗先生的政府缺乏现金和外币。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早已因为管理不善与政策不良导致大幅下降,该国的经济陷入了一团乱。

绝对不只有这些例子对这些制裁──以及它们对石油产业的影响──有所误解。但是,要找到2017年制裁所造成影响的资讯并不是非常困难。委内瑞拉经济学家法兰西斯科‧罗德里奎兹(Francisco Rodríguez)去年就对此提供了一个很有用的分析──这甚至是用英文写的

罗德里奎兹的基本故事是这样的:石油产业对委内瑞拉政府而言至关重要;投资不足和油价的快速下跌造成收入大幅下降;而当油价开始上涨时,川普实施了制裁,使得任何的国际金融交易都变得极其困难且是潜在“有毒”(toxic)的。罗德里奎兹用底下这张委内瑞拉和哥伦比亚的石油产量图,来解释委内瑞拉和哥伦比亚石油产量如何以同样的速率减少,直到川普在2017年8月实施金融禁运。接着,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就一蹶不振了:

引人注目的是,委内瑞拉石油产量在趋势上的第二次变化,发生在美国决定对委内瑞拉实施金融制裁的时间点。2017年8月25日发布的第13808号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人提供委内瑞拉政府或是委内瑞拉石油公司新的融资。尽管该项命令容许少于90天的商业信贷,但它阻止了该国发行新债券或出售其拥有的先前发行的债券。

这项行政命令是让与委内瑞拉的金融交易“有毒化”的广泛过程的一部分。2017年中,愈来愈明显的是决定跟委内瑞拉进行财务协议的机构,必须愿意赔上高昂的声誉和监管成本。这有一部分是委内瑞拉反对派的策略性决定的结果,对他们而言这是对马杜罗政府增长的专制主义的回应。

问题不是只有媒体对于2017年的制裁以及其对石油产业的影响的明显健忘而已。事实上,那些制裁造成的冲击还要更大。正如我的同事马克‧韦斯布罗特(Mark Weisbrot)先前的解释,以及罗德里奎兹在前面附了连结的同一篇文章所指出的,制裁使得委内瑞拉政府几乎无法採取必要措施来消除通货膨胀或从大萧条中复原。这些措施包括债务重组,以及建立一个正常与美元挂钩的新的汇率制度(汇率基础稳定政策)。

然而,事情还可能变得更糟。当美国在1月23日首次宣布承认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ó)为委内瑞拉的总统后,这项决定赢得外交政策机构内部多数人的掌声。似乎没有人愿意思考这个决定在实质上和经济上意味着什么。自从川普当选,加上他对委内瑞拉日益具威胁性的言论,人们普遍同意无论对委内瑞拉和美国来说,全面的石油禁运都是糟糕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没有人意识到美国正在透过承认瓜伊多,来达成实质上的石油禁运。我们再来看看罗德里奎兹──不管你接不接受,但他公开支持承认瓜伊多的决定──在1月28日,1也就是最近一次宣布的制裁的前一天,所写下文字:

因此,透过授予瓜伊多合法获取委内瑞拉石油收益的权力,承认瓜伊多政府的决定的效应等同于石油禁运下的双边贸易。因为这些决定由提供委内瑞拉近四分之三进口货物的国家实施,可以预期将对该国产油和进口货物的能力产生巨大影响。我们预期结果是在2019年,委内瑞拉的产油量将从每日640千桶下降到每日508千桶(下降55.7%),而非我们先前预期的每日1,070千桶。出口将跌至135亿美元(其中123亿美元来自石油),几乎是我们先前预测的238亿美元的一半。进口货物将下降为70亿美元,为40.3%的跌幅(我们预计一些人道主义援助的进入还有对所有债务偿还的拖欠可以缓和这个趋势)。委内瑞拉的经济高度仰赖进口,经验上进口和GDP成长有强烈的相关性。我们预期委内瑞拉的经济将因为进一步的进口紧缩而缩水26.4%,而非我们本来估计的11.7%。

后果显而易见。正式承认瓜伊多的决定将造成委内瑞拉人民巨大的经济冲击──不论是制裁、石油禁运,或是任何其他宣布的事项。川普政府成功地达成实质上的石油禁运,而无须承受因为赤裸裸实施禁运而招致的批评。然后在这周,川普政府宣布更广泛的贸易制裁,才因为承认了一个平行政府而被凸显出来;这些规定特别容许已经在委内瑞拉的美国石油公司,如雪佛龙(Chevron)和哈里伯顿(Halliburton)为例外

当然,很多人可能会争辩,用这些苦难来迫使马杜罗失去权力是值得的。这是他们的权利,但是媒体应该强迫他们公开地提出这个论点,并且诚实地面对这些政策将带来的苦难。

最后,如果希望媒体把制裁的故事写正确是要求太多,也许他们可以为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波顿公开在国家电视台所说的以下这段话,写几篇报导:

如果我们能让美国的石油公司在委内瑞拉真正地投资并具有生产石油的能力,这将对美国的经济产生巨大改变。这对委内瑞拉的人民是好的。这对美国的人民是好的。我们双方在这里都有许多利害关系,使得这成了正确的一条路。

全世界探明石油储量最大的国家的石油产业被一举歼灭,看来是为了服务“民主”和“人权”以外的其他利益。

  • 1. Francisco Rodríguez, “Ecuador & Venezuela This Week,” Torino Economics and Torino Capital Group Company, January 28, 2019.
责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