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当LGBT成为政治工具

当LGBT成为政治工具

同志权益四个字,不只是个别国家的在地议题,也跟整体国际之间的文化角力密切相关。这个资源的分配与话语权的争夺,无论是从联合国的人权理事会针对性倾向与性别认同做出的决议,到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发出的各种建议报告,都在透过一种看似“普世价值”的人权方针,来对各国的同志现况施压。然而,这种政治角力却直接影响了各国针对性倾向的政策制定,并往往造成第三世界同志面临更恶劣的处境。在美国总统欧巴马下台之际,本专题系列的前两篇文章将聚焦美国和其他国家如何以“LGBT权力”进行政治角力,并试图对“人权至上”的政治正确话语,提出置疑和批评。

而最后一篇文章,则回头对彩立方的政治现况作出讨论,期待能在挺/反同婚的两方讨论中,点出一些政治人物的自相矛盾与问题。

同志权益四个字,不只是个别国家的在地议题,也跟整体国际之间的文化角力密切相关。这个资源的分配与话语权的争夺,无论是从联合国的人权理事会针对性倾向与性别认同做出的决议,到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发出的各种建议报告,都在透过一种看似“普世价值”的人权方针,来对各国的同志现况施压。然而,这种政治角力却直接影响了各国针对性倾向的政策制定,并往往造成第三世界同志面临更恶劣的处境。在美国总统欧巴马下台之际,本专题系列的前两篇文章将聚焦美国和其他国家如何以“LGBT权力”进行政治角力,并试图对“人权至上”的政治正确话语,提出置疑和批评。

而最后一篇文章,则回头对彩立方的政治现况作出讨论,期待能在挺/反同婚的两方讨论中,点出一些政治人物的自相矛盾与问题。

而奈国无论是2011年或者2013年的法案,都是在2006年就被提出,并搁置至今。换句话说,西方对非洲各国同志人权的干预,反而成了各国为了维护主权,通过反同法案的“幕后推手”,...
现在,我们就把视野拉远一点,看看各国怎么利用“六色彩虹”这个人权戏码,在全球推动LGBT议程,以及这种行为背后的政治因素为何。希拉蕊・克林顿曾经很赞许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2011年提出的一项第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