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使用以下帐号登入:

1223城市游击

1223城市游击

2017年12月23日“反《劳基法》修恶大游行”结束后,不愿散去的群众在晚间展开了一场非预期的“城市游击”行动,事后有学者称颂当晚城市游击是新的运动形式,认为这代表了“公民自发、无政府的青年学生新兴运动”取代了“工会、左翼的传统组织动员”。然而事实是否真是如此?这个专题邀请当日参与行动的青年和工运组织者重新回顾这次抗争的经验,分析运动的性质和未来运动的方向...

2017年12月23日“反《劳基法》修恶大游行”结束后,不愿散去的群众在晚间展开了一场非预期的“城市游击”行动,事后有学者称颂当晚城市游击是新的运动形式,认为这代表了“公民自发、无政府的青年学生新兴运动”取代了“工会、左翼的传统组织动员”。然而事实是否真是如此?这个专题邀请当日参与行动的青年和工运组织者重新回顾这次抗争的经验,分析运动的性质和未来运动的方向...

三一八运动后,在“国民党不倒,彩立方不会好”的口号下,除了新兴的小党政治势力冒出头,最大的在野党民进党吸纳了社会不满的力量后,在地方与中央选举取得了多数的席次,成功地推倒国民党,全面执政。然而,...
这个夜晚的行动之所以会长成如此,有几个前提。首先,警察的因素,决定了当天晚上大部分游击的发动与路径。再者,如果1223不是大动员,如果不是一整天到解散前,感受到抗议的力道对于政府与社会的影响不足,...
1223游行所留下来的问题,一者是当天的状况凸显出来的是在传统的动员模式下,对于外围团体资讯上的不对称问题,以及在陈抗现场青年团体与工会间的合作关系究竟为何,...
许多人对于1223大游行中青年、工会团体之间的关系的看法,彷彿青年与工会团体之间是井水不犯河水互不相关。然而其实每年的五一劳动节游行、秋斗游行,只要细看发起团体、参与团体名单,...
我们还没有回答的重要问题是,“青年/学生”在工人/阶级运动里头,究竟意味着什么?环绕这个核心,相关的提问包括:青年团体为什么能够串联?是什么社会条件召唤了青年们投入工运战役?...
劳动力市场与青年薪资的普遍恶化,已是近来商界、学界、政界都不得不正视的重大社会议题。然而,这种现象应该要如何解释?能否透过政府的经济发展或劳动市场政策而得到纾解?我们仍未看到具说服力的研究成果。...
无论如何,从2016年的“拒砍七天假”,到2017年的“反对修恶《劳基法》”,社会上劳工阶级对政权的不满能量,其实是日益清晰。这样庞大工人阶级的不满情绪,是所有阶级运动的根基所在,...
如何斗争?总工会路线和政党路线都是可以讨论的。就组织型态及其可能的组织文化方面,政党的确比总工会灵活且兼具直接与社会对话的特点,但相对的要处理的问题可说是极为纷扰难以迴避。...